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沒事找事做(Caster中心)

※ 偏向惡搞,隱CP只是私心。

※ 沒有泳裝活動的劇透,只是打高難度本腦補出來的小劇場。

※ 御主名和個性都用私設,出場的就是自家的Caster三位:梅林、諸葛孔明、吉爾伽美什。

※ 吉爾伽美什不特別註明職階,因為我只有Caster的賢王樣和可愛的子吉爾君。雖然抽歪了,但是感謝你終於寶二了!






目前眾人待在阿爾托莉亞提議的石製小屋,外面開始下起大雨,颳起大風,往窗外看便能知道不適合外出。

偏偏那名少年已經跑去山地,說什麼為了阿爾托莉亞們必須多收集一些龍牙。

「那個雜種也太慢了……」

「難不成你在擔心Master嗎?王樣。」被要求留下來的梅林逕自坐在吉爾伽美什的旁邊,調侃:「他真是對女性沒一點魅力,對男性才有呢——英靈召喚八成都是男性。」

「哼,好歹是我的子民為了我勤奮努力著。」吉爾伽美什別過頭,不正視對方,低語:「蠢貨,快點回來。」

順著他的視線看,外頭的雨勢不減反增,他歛起笑容:「不快點回來的話,土石崩塌會很危險的,他手機收不到訊號,我看我去一趟好了。」

「你傻了嗎?梅林,不怕全身濕透?」吉爾伽美什用有些詫異的眼神見他起身往門口走。

「同樣的衣服我有很多套可換,我並不想換Master。」


當他要走出去前,看到門打開是自家御主的身影。

不過,少年的視線落在套著防水套的手機上,說道:「子吉爾君,上次是我沒看情報才會害你那麼辛苦,不過這次有經驗了,剛好是同樣的天氣會再次遇上那群寄居蟹,我想拍下你順利擊倒的畫面。」

「也好,我不想一直待在這裡無事可做。」

聲音一聽就不是子吉爾的聲音,愣在原地。

「子吉爾君,最近都被叫去支援,不在。」梅林似笑非笑。

「可是神性又是Archer,我只有子吉爾君啊!被稱為最強三星弓的二姊不來,她妹妹我倒是多到可以給李奧納多處理了。」

「你這是小看我嗎?雜種。」吉爾伽美什冷看一眼,勾起自信滿滿的笑容:「我也是具有神性,不是Rider不足以讓我感到棘手。」

關於這點,體會過一次的梅林和諸葛孔明面有難色。

「不一直集NP用石兵八陣詛咒附加傷害,就算我和梅林的Buff全加上去,光靠子吉爾努力打也不夠痛。」

「只不過多花點時間算什麼,有勝算就夠了。」吉爾伽美什不理會諸葛孔明好意提醒,一把拉著少年,表示:「既然這兩個傢伙像懦夫,你乾脆找別人家的湊數,再帶一個能補血或附加傷害的就好。」


「喂、喂!你不要擅自主張把人帶走,而且帶別家的我提昇寶具也不會提升詛咒傷害!」反正已經全身濕了,諸葛孔明認命地追上去。

「一直待在小屋已經很無聊了,沒有美人陪伴夠悶了,別丟我一個人在屋子。」梅林一同前往。


三位Caster一起打Saber的寄居蟹們,少年不知從何吐嘈起。

諸葛孔明屬於萬用型,待在哪個隊伍都沒差。

至於梅林的寶具能夠幫忙補血、回NP、產星,但是技能是輔助紅卡的。

吉爾伽美什有提升藍卡的技能,優秀的藍卡輔助,不能補血,當打手沒什麼問題……不要指望Caster打出來的傷害有多痛就好。

挑選禮裝方面,除了五百年的執念以外,其他固定增加傷害的禮裝沒有啊!為了以防萬一穿上戰鬥服,在那名賢王大人被打到殘血換高文上場開寶具賦予燒傷狀態。


「我要抗議,把五百年的執念塞給我是什麼意思,難道你篤定我會死嗎?My Lord!」

「花之魔術師,你那張嘴不是內建嘲諷嗎?又是具有Grand Caster資格的傢伙,它們一定會集火先做掉你吧。」

「……我死的話,沒人幫你們兩位補血哦?」

「沒關係,補血的話有個100等的安徒生可以替補你的位置。」


梅林被兩人一人一句堵到沒話好說,只能苦笑。

然後,少年在一旁看好戲,完全沒有要插嘴的意思,畢竟吉爾伽美什說的符合自己內心想法。

有星星才有機率暴擊,對這些有特殊耐性的寄居蟹打出暴擊也沒有好看的傷害值。

只是藍卡打出暴擊的話NP會回比較快一點。

「臭小鬼你星星是不是拿太多了。」吉爾伽美什瞪視自己隊友,好不容易用王之歸還加上藍卡寶具EX串打出來的30顆星,自己卻不是這回增加暴擊機率最高的人。

「孔明君,你帶的不是提高NP獲得量的禮裝,而是星星集中度提升嗎?」

「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給指令卡的人,我的幸運值只有B+而已。」諸葛孔明噘嘴,替自己辯解。

實際上這種狀況不是第一次了,同樣是Caster,幸運C的梅林搶不贏,連幸運A的吉爾伽美什拿星星只有比梅林多一點。


打Assassin的時候,抓梅林和諸葛孔明來打,帶上產星的禮裝,再加上女主角Altre幫忙打Berserker小怪兼用「不可見的王之手C」把星星降低在兩人其中一個上,結果不降諸葛孔明的星星集中度,英雄作成不加在梅林身上,諸葛孔明還是有機會有一張100%的指令卡。

沒有想過要給女主角Alter帶上星星集中度的禮裝,因為一樣搶不過,降低他們其中一位沒什麼用,更別提三位指令卡都有的時候。

測試了40場左右,也許不準?乾脆下次再換別的禮裝看看,能不能讓女主角Alter不是副打手兼輔助。少年認真思考這個問題,不然梅林用別人家的好了,帶兩個滿絆的浪費。

「雜種,你可要看好了,這一次攻擊完就結束了。」

吉爾伽美什一句話拉回少年的注意力,凝視他發動「王之號砲」攻擊,下意識說出「好厲害」三個字,明知黑色寄居蟹的死因是諸葛孔明的寶具施加的詛咒狀態之下才對。


順利打完之後,拍幾張照片留念,一起回到石製小屋。

「太可惜了,我以為把五百年的執念放在梅林身上是對的,結果沒半隻寄居蟹揍他是怎麼回事。」少年為此感到惋惜。

「講這種話真是過分,難道你沒看到我的努力嗎?你不是對我有愛才把聖杯給我的嗎?你不是說我是你老公嗎?」

「整場下來,只有我和吉爾伽美什在打,你好意思!你只是來補血的嗎?」諸葛孔明臉上浮出青筋,拿毛巾擦乾頭髮。

「我這場確實是補血、回NP,相當輕鬆的工作——」梅林毫無悔意地回應。

「……我應該把你這傢伙丟進海裡的。」少年握緊拳頭,真心想揍人,直呼:「我只是咬到舌頭說錯了!」


見狀,吉爾伽美什乾脆去洗澡並把溼透的衣物換掉。

選擇直接待在房間裡,懶得聽他們爭吵那些事。

不是以Archer,而是選擇Caster這個職階現界的吉爾伽美什將這一切都視為特別的對待。

目光落在少年珍視的英雄王原畫集,回想起他對亞瑟說過的話,耳聞過他會感情用事程度到了一隊六人,為了保護重視的那一人不惜犧牲其餘五個被打到戰鬥不能回迦勒底的誇張行徑。

被他重視的其中一人,正是身為吉爾伽美什年幼時期的金髮紅眼美少年。

爾後,聽見外頭三人說雨停了,然後少年拉著諸葛孔明又跑去山地那邊刷龍牙。


「真受不了你的愚蠢,難怪沒有女人看上眼,不過這次就稱讚你做得不錯……小鬼。」吉爾伽美什渾然不知自己的表情此刻是多麼的溫柔。


打開房門,子吉爾一臉困惑看對方,難得會主動搭話:「你看起來心情不錯。」

「是啊。」吉爾伽美什隻手撐著臉頰,隨口問句「你是用什麼方式不讓英雄王時期的我來他身邊的」問題。

「嗯……因為我不喜歡他,你看也知道要不是他沒來,可能情況不是現在這樣了。」子吉爾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掛著純真的笑容:「反正金皮卡來了也看不到Master的好,我和他一定會發生衝突,於是我丟了一些三星禮裝進去加上Master近期人品低迷更難召喚他。」

「下一次他Pick up的話,要丟也丟一些有用的三星禮裝在池子裡。」

「我還以為你會阻止我呢。」子吉爾笑了笑,伸伸懶腰,揮揮手,低語:「能有共識太好了,有Master的好友找我支援,先走了。」

目送子吉爾離開,吉爾伽美什閒來沒事,只好隨便找本書來翻。

儼然是把這個房間當成自己房間一樣半躺在床上看書,等待那傢伙回來。





评论

热度(15)

  1. 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灕夜歌/暗夜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