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打擾病人休息是件沒良心的事(沖土)

※ 想到什麼就寫什麼,這裡依舊是以FGO相關為主,偶爾才會寫點別部動漫的同人。

※ 很久沒寫過銀魂的同人文,OOC可能。

※ 以沖田總悟為第一人稱視角。

※ 承諾過在某咖啡拿到壓克力吊飾是土方來寫沖土文,拿到神樂寫雙神……既然都拿到了就來寫吧,雙神等我想好。






對於那個人所懷抱的感情……

本來應該是厭惡的,他奪走了副長的位置。

完全無法理解姊姊大人怎麼會喜歡上土方先生這種人。


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塊才對?

不過,數著殺掉他幾次完全睡不著。


太奇怪了,幾天沒看到土方先生在近藤先生身邊,我覺得哪裡不對勁。

後來問了近藤先生才知道那傢伙生病了。

聽說是過度疲勞……不覺得意外啊。

那傢伙為了真選組,為了近藤先生確實是做到了鞠躬盡瘁的地步。


我竟然不知不覺走到土方先生的房間。

只要拉開紙門就能確定他有沒有在休息,不過都休息這麼多天了。

「土方先生、土方先生,你還活著嗎?還活著的話就出個聲。」我故意拍打紙門發出噪音,拉高音量叫喚著。

有聽到他回我,有氣無力地問我「幹嘛啊總悟」。

我故意裝傻,拿出加農砲扛在肩上,呼喊:「土方先生,難不成昏倒了嗎?我乾脆把門轟開好了——」


聽到房門內傳來腳步聲,紙門唰的一聲被拉開。

「你個渾蛋,給我住手!你故意來吵我的?就不能讓我好好休息嗎總悟!」土方先生額上浮出青筋,衣衫不整,步步逼近我。

接著土方先生一個踉蹌倒在我身上,用手觸摸那張臉,好燙。

怎麼想一個大男人對我臉紅挺詭異的,結果是發燒啊。

本來想轟他的,把這個病懨懨的土方先生弄死一點成就感也沒有。我乾脆把加農砲收起來。


對於我的沉默不語,他又提出問題:「……這幾天我不在真選組,近藤先生還好嗎?」


有沒有搞錯?把自己搞成這副德性,始終都想著近藤先生?

土方先生抓住我的雙臂從我身上爬起來,那雙眼直盯著我看,迫切想從我口中得到回應的眼神。

「局裡當然很好——沒土方先生完全沒問題哦?你要不要乾脆把你副長的位置給我好了。」

腳一掃過,讓他跌坐在榻榻米上,壓在這個比我高的人身上。


見狀,土方先生居然露出笑容,令我無法理解他的想法。

「仔細一看,你果然已經不是昔日那個小鬼了,暫時把局裡交給你也沒問題,不過副長的位置我是不會拱手讓給你的。」

果然腦袋裝的不是腦漿,而是美乃滋吧?


把話說完就睡著了……這個人究竟是……我不知道要從哪裡吐嘈起。

吐嘈役的角色應該要找萬事屋的老闆身邊那位眼鏡仔才對。

「你可不能死在病魔手上,要死也要死在我手上才行,土方先生。」觸碰他的臉,漸漸拉近距離,一吻落在他的唇上。

今天先放過你。

等你好了,當然要鬧個天翻地覆要你知道把我當成小鬼看的代價。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