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冤家路窄(士劍←金)

※ 偏向惡搞崩壞

※ 雖然是士劍,不過阿爾托莉亞沒登場,沒什麼劇情劇透

※ 御主用動畫取的藤丸立香!

※ 假設士郎是Servant被召喚出來的設定,士郎為第一人稱視角






這裡就是人理續存保障機構菲尼斯‧迦勒底嗎?

好寬敞,好多我沒看過的先進科技。


我以為我被召喚的職階應該是Archer,結果怎麼會變成Saber?

聽說遠坂和櫻她們也在,還有Saber……

我終於有機會再見到妳了嗎?自從那次冬木聖杯戰爭之後,我一直、一直想著妳。

曾經也有私心想要妳喝下聖杯的黑泥,讓妳擁有人類的肉體留在我身邊。

不過,我已經明白了愛妳就該尊重妳的決定。


放棄對聖杯的執著,現在的妳一定過得比較快樂。

藤丸……不,我應該尊稱他一聲Master才對。

他召喚我的理由是為了保護人理,聚集在這裡的各位都是願意協助他才會回應他召喚前來。


「我是衛宮士郎,Saber,聽從你的指示前來。我會盡我所能幫助你的,Master。」我浮現一絲笑容,主動伸出手。

我眼前的黑髮少年稍微遲疑了下,握住我的手,微笑:「請士郎前輩多多指教!」

「請問亞瑟王他在這裡嗎?我想知道他過得好嗎?」

為什麼Master的表情有些古怪,亞瑟王不是只有一位嗎?就是金髮碧眼的少女,阿爾托莉亞‧潘德拉岡。

「你指的是阿爾托莉亞的話,她現在在休息,我們剛從特異點回來。」

「我明白了,謝謝你。」既然她在休息,我也不去打擾她了。


既然同在一個地方,我相信總會有機會見到。

等等,那個金髮紅眼,穿著金色鎧甲的男人不就是……為什麼會在這裡?

他顯然注意到我的存在,雙手環胸,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看了我一眼,轉移目光在Master身上:「本王怎麼不知道你這裡有這麼缺人手,連這種比雜種還不如的贗品。就算成為英靈,不過是個三流的英靈,你也要啊?立香。」

「吉爾伽美什,看來你一點都沒變。」

我對他的話沒有特別憤怒,因為我生前確實沒有什麼能稱為英雄的事蹟,只是秉持想當正義的夥伴幫助他人。

「哼……本王如何還不用你說,雜種。」吉爾伽美什扯開嘴角,連看也不看我一眼。「我們只會是敵人,不可能是同伴,本王可不屑與你這種人為伍。」

「正合我意。」我毫不猶豫地回應,接著表示:「只有你,我絕對不原諒,你傷害Saber的事。」


明明知道我們倆不可能和平共處,為什麼要我們一起戰鬥?我無法理解。

然後,我剛好聽見阿爾托莉亞曾提過的大魔術師梅林跟藤丸聊天,因為我的技能可以輔助吉爾伽美什?這是認真的嗎?

瞥看吉爾伽美什竟然不發一語前進,我以為他會為此對Master大發雷霆。

不管我的同伴是誰,我現在只要做好Servant的責任。

呃……居然是Archer職階的敵人,只好硬著頭皮硬上了。用投影魔術具現化干將莫邪想要上前一步時——

「本王有准你出手嗎?別礙事,雜種。」

你這傢伙到底是怎樣啊?被他一把推開的我,感到相當無奈。是我的錯覺嗎?他好像比那時候收斂一點,最令我無法置信的是他會聽Master的命令。

再來是Lancer,他沒打算要搶的意思?我有些疑惑地望著。

「看什麼看?我只是不想讓我寶物庫收藏的兵器被那些傢伙弄髒才不出手。」

那個——兩關的敵人長得一模一樣,只是職階不同。算了,我也懶得吐槽,總之快點解決。


戰鬥結束後,有件事我必須要問清楚才行。

當他要轉身離去的那刻,我立刻叫住他,他停留腳步,挑起一邊眉頭看待我的眼神有些許不耐煩。

「……你愛Saber嗎?」

「哈?你叫住我就為了這種無聊小事?我愛不愛她關你什麼事。」吉爾伽美什沉下臉,嗤之以鼻,以為他不打算回答我的問題,結果他說出「本王中意她所散發的光輝,非常倔強的小女孩。我本來是打算用蠻力逼她屈服的,但我改變主意了我要她親手承認愛上本王吉爾伽美什」。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答案,他待在這裡居然有了這樣的變化。

「我一定會保護Saber,就算犧牲我的生命……」

「別說蠢話了,雜種!」不等我把話說完就擅自打斷我,吉爾伽美什正視我,厲聲:「犧牲生命來保護愛人是最為愚蠢的做法,就算真的犧牲自我保護了她,留她一人又會比較好嗎?還不如想辦法變強,不過——你再怎麼樣都打不贏本王的。」

聽他咒罵一句「跟你交談真是浪費時間」後轉身離開。


……現在的你,也許我真的打不贏。

我不會輕易認輸的,等著看吧,英雄王!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