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血之獻祭 (王葉王?)

* 全職之吸血鬼paro,有OOC、BUG有。
* 這是充滿腦洞的設定,高英傑是王傑希領養的弟弟。
* 覺得cp看起來是什麼就是什麼XD
 送給 @深夜碎語楓葉飄  姐姐!



吸血鬼向來以血為食,新鮮的活人血最好。
有的人則是透過特殊管道取得冷藏的血液。
晚上是他們獵食的時候,捕捉落單的人。
「光是一個教會就夠煩人了,現在呢?還有吸血鬼獵人湊熱鬧,有沒有搞錯?根本欺負我們這些融入人群的吸血鬼啊!只是想好好生活,有錯嗎有錯嗎?」
接到這個人的電話,每次都讓男子不得不嘆氣,表示: 「我還有工作,再見。」

他不屬於那個吸食活人血液的人,但是他有想要保護的人類。
見不得光的魔術師。
以魔術師這份工作生活,靠建立起來的名氣,現在的生活比剛開始輕鬆。
工作結束後,男子有些忐忑不安的心情打電話給一起生活的孩子。
沒接,沒接,還是沒接。

夜晚中視力比人類好多了,這種時刻展現吸血鬼的速度不太會引人注目。
英傑?還有掐住他脖子的是……同類。
「放開他!」
這句話吸引了那名吸血鬼和孩子的注意力。
孩子淚眼婆娑,呼喚: 「哥哥、傑希哥哥!」
「唷這不是我們一族頂頂有名在這個城市受人喜愛的魔術師嗎?怎麼這個人類孩子,你這麼寶貝啊?」男人一抹猙獰笑,稍稍加重力道。

一瞬間,衝到對方眼前,透過鏡片底下的眼瞳變成血紅色,手如同利爪毫不猶豫往那人抓住孩子的手劃過,留下血痕。
在那人因疼痛放開手,他更是擋在孩子面前,空無一物的手掌心凝聚血紅霧氣,接著成一把劍,擺出隨時都要攻擊的架勢。
「我們以人類為食很正常不是嗎?你有必要這麼做嗎?」
「你打算拿他出手,我就不客氣了。」王傑希不太對稱的雙眼冷冷瞪視。
「這也不是第一次吧?你為了保護人類不惜對同類動手,這話傳出去——你就是叛徒,沒人當你是同伴。」男人落下這話便離去,畢竟王傑希不再吸活人血力量有減弱,但也不代表他操控武器技術變差。

 ✡ ✡ ✡ ✡ ✡

想當初高英傑剛被自己領養是瘦到像皮包骨,一晃眼,他成了長得清秀,身材適中,剛滿18歲的青年。
他很怕高英傑會因自己的關係收到傷害,向來乖巧溫順的孩子第一次如此堅持想要打工,為自己分擔。
沒有什麼比這裡的人事物還要重要的,惟獨不能失去的是如親弟弟的高英傑,哪怕失去性命也……

這一天到晚沒有表演,但是高英傑要去餐廳當服務生,向來準時到家的他,跟朋友出去也不可能一天都不回來。
為了等他,王傑希一夜未闔上眼休息過。
打電話給他的朋友喬一帆,得到的回應是一句「對不起,沒保護好他,害他被人抓走。」
被人抓走……該不會?
一封塞在門縫的信證實了王傑希的預感。
——要來救他呢?還是等他的死訊呢,王傑希?競技場等你。

準時在約定好的時刻,久違再度踏上這個舞台,王傑希的心情很複雜。
年輕時,有一度在這個地方戰鬥,為了錢,也為了活下去。
這裡不同一般的競技場,知道的人卻不少,建立於地底下,俗稱死亡競技場,贏的人才有資格活著。

見到高英傑手被反綁起來,可是安然無恙,讓他鬆了口氣。
縱然那段記憶不堪回首,這次王傑希為了他想守護的人而戰。
「要我怎麼做?」王傑希不拖泥帶水的問。
聞言,被他斜視的人輕笑,說道:「想活命就贏,但他嘛——」刀抵著高英傑的背部,刻意只讓他看見。
無論是誰,王傑希深信不會那麼輕易就輸,這些觀眾們喜歡看的是混戰,越亂越好,最好是雙方都傷痕纍纍。

在裁判宣佈下開始,對手主動拿刀展開攻勢,應該慶幸他不是跟自己相關的人,實力不是特別強。
只是王傑希無法專注其中,不能反擊,用劍抵擋接連不斷的攻擊,還有閃躲而已。
他不能有事,但自己也不能現在就死去。
劍劃過王傑希的眼臉,再來是左手臂,血流出來,傷口完全沒有迅速愈合的跡象,反而一直流。
原來如此,是銀製的劍嗎?王傑希沈默,更是謹慎應對。

「快放開我,別傷害我哥!」高英傑完全沒有因一把刀可能刺傷自己放棄掙扎過。
即時在嚴苛教育自己,自己明白王傑希是處處維護自己,替自己扛下沈重的一切。王傑希如父親如兄弟如朋友。
如今,只能看他因顧及自己不能出手,在他身上多一道傷痕,同時自己的心也被劃一刀的感受。

本來戴好好的眼鏡被打飛了,王傑希仍在反抗,可是銀刀比普通兵器能給吸血鬼更多的傷害。
對方身上的傷遠不及王傑希身上的傷多。
沒人同情王傑希的遭遇,反之,樂見他落到如此狼狽。
因為他是吸血鬼一族中的叛徒。
提供我的武器是有瑕疵啊?王傑希意識到手中劍竟然出現裂痕,果然是希望我死。
想一想沒有相關規定是不能自備武器吧?不過傷到這種地步,又要以血化作自己想要的武器是會失血過多的。

劍毀了,王傑希只能用他不願意的方法繼續纏鬥,血做的劍比鐵劍給吸血鬼的傷害更低,傷口不過幾分鐘就恢復了。
白色地板被王傑希的血染得通紅。

槍聲像是一種暗示,他再也沒了顧慮。
「大眼,你對我都沒那麼溫柔,現在這樣不怕我吃醋?」來人完全不在乎成為大部分人的焦點。
「你吵死了,我終於等到你來了,比我想的還早一些。」
「我再晚一點就怕要守寡啦。」點燃一根菸,勾起一抹笑容,眼神是相當冰冷,「本來不想讓你死的這麼輕鬆,不過就算了。」話說完,拿刀要脅的人已倒下。
然而,王傑希徑自走下台,不照規定所說殺死對手,噓聲不斷,一堆人朝他丟東西。

抽著菸,給人感覺輕浮的男人幫高英傑解開繩子,用些力按著他的肩,帶他一起移動到王傑希身邊。
「好可惜,浪費這麼多珍貴的血。」男人有些惋惜的口吻。
對此,王傑希無視他,轉移到高英傑身上,解釋:「他是葉修,純種吸血鬼,是以前吸血鬼一族的王,不過拋下王位,改行當什麼吸血鬼獵人。」
「謝謝你救哥哥。」高英傑受到一些耳濡目染,自己哥哥又是吸血鬼,而且救了自己又救了哥哥,不怎麼害怕這個人。
「我搭船搭飛機,又要移動到這裡救人,怎麼只有弟弟謝謝我,做哥哥的卻不感謝啊?」
聽到這句話,王傑希頗為無奈的說道:「謝謝你,要喝我的血就喝吧。」
「哥……你傷的好重,我回去替你包紮。」
「嗯……你沒事太好了……英傑……」王傑希的視野越來越模糊,最後一眼看到的是弟弟和葉修擔心的表情,葉修露出那種表情,十分罕見。
看來我來得還是太晚了,真的到極限,必須治療啊。葉修連忙蹲下來,在他弟的幫忙之下,背起王傑希。
支撐王傑希奮戰下去,是高英傑的安危,或許有部分是盼著葉修和自己見面。
兩人因工作關係,見面時間不多。
終於能見到葉修,終於確認高英傑不會有事,他……
早就撐不下去了。

 ✡ ✡ ✡ ✡ ✡

得知消息的方士謙,同為純血種,在吸血鬼中倍受尊敬,還稱他是「治療之神」。
高英傑有從王傑希口中聽過他的事,他也來到家裡幾次,不像葉修是什麼時候跑來找哥哥都不知道。

「方神你真有效率,剛說你就到。」
見狀,方士謙半瞇起眼,故作冷淡:「我又不是老葉你!還不把人給我放下,接著滾遠一點。」只要是王傑希相關的事,他都是放在第一順位。
「你是嫉妒我跟大眼感情好嗎?」葉修調侃,緩緩把他放到床上,舔舐手上沾到的血。
對葉修的態度不冷不熱,可是對象換成高英傑,他愛屋及烏,對高英傑就溫柔多了。
其實他有瞬間想吐嘈方士謙明目張膽在自己和他弟弟面前,脫王傑希的衣服。不過,不脫怎麼檢查和治療?

方士謙的手觸摸他傷口,眼神瞬間閃過一絲不捨的情緒。似乎又瘦了些……除了外傷,還有積久的內傷。
看在眼裡的葉修好似渾然不在乎,但誰會不在意有人對自己愛人毛手毛腳?只要能把王傑希治好就夠了。

不過一會,方士謙把他身上的傷都處理好了。
「我會拿藥給你們,讓傑希三餐飯後吃,問題不大,我五天後會再來這裡看他情況。」目光從高英傑轉移到葉修身上,笑說:「這陣子不可以做任何激烈運動啊。」
「你有必要針對我說嗎?謝謝你關心,我怕我骨頭散了也不會想做。」
這兩個人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高英傑看得一頭霧水。
治療完畢,方士謙把折好的信紙塞入信封交代只給王傑希看就離開了。
原先想要好好謝謝他,留他多坐一會,人已經離開了要留也留不住。



—完—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