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崩毀之塔01-03(黃葉)

*依然是繁體。自我流奇幻向世界觀,不像哨兵嚮導設定的哨兵嚮導。
*OOC是一定有的,BUG更別說XD後面有私心加了喻魏的部分,但真的只有一點點。
*先一次發三章,往後就一次一章。




01


在這個世界中,不只有人類,還有哨兵跟嚮導的存在,塔是哨兵及嚮導主要生活的地方,也是主城。
每個國家都有一個戰隊,被認定為軍方單位獨立出來的一種組織。
收的皆是有特殊能力的哨兵嚮導。
目前,廣為人知的戰隊是霸圖、微草、藍雨,輪迴,新崛起的興欣戰隊。

他們主要是搶物資、土地,並不是殺害、逼迫他人,更不是乖乖替政府工作。
最重要的一點是爭第一。爭什麼?不過像是小孩一樣比誰比較厲害。

「搞什麼啊?這是造假吧!我們藍雨哪裡不好了,為什麼是興欣的人口比較多!」
聽著這名少將的話,貴為戰隊隊長,軍階級最高的上將喻文州,輕笑:「誰叫我們上次搶土地,還有競賽比能力都輸給葉修呢。」
「重要的是黃少你砍樹卻壓到自己……不、不就還好沒大礙嗎?」同樣在藍雨有一席之地的宋曉說完,想到那個畫面就想笑。
這一點,黃少天鬱悶啊!砍樹快倒要擋興欣去路,結果樹竟然朝自己倒過來,懷疑搞不好是葉修有偷踢一腳才改變樹倒的方向。

藍雨戰隊全是哨兵。哨兵的特點是感官敏感戰鬥力強;嚮導的特點是對外界情緒和精神敏感。
嚮導擁有可以平復哨兵情緒的能力,一群哨兵中沒半個嚮導是很糟糕的事。
以前,他們藍雨是有過一個嚮導,還是藍雨戰隊的隊長,魏琛。有他在,藍雨的各位不需要怕自己陷入暴走的情形。
然而,代替他當上隊長的喻文州,自然也有他的辦法,控制好他們別出什麼亂子。

「藍雨、藍雨,第一!」鸚鵡恣意在空間中徘徊,最後停在黃少天的肩上,牠正是他的精神嚮導。
精神嚮導是一種動物,其動物的行為舉止代表著那個人的個性。
這隻鸚鵡只差不太會講話,聽牠的叫聲久了也很煩躁,他們都慶幸牠學到的人話不多,不然一人一鳥狂噴垃圾話還要人活嗎?


 
02

在這個會議室中,一點都沒有談論重要事情的嚴肅,反倒像是聊天。
藍雨就在微草的對面,隔壁則是——興欣。
這樣的地理位置,原本是不壞,但興欣那邊有個讓人頭痛的傢伙,是興欣戰隊的隊長葉修。
因為兩邊位置相當近,時常都要和對方競爭。

這次要獵殺的生物,是失控暴走的精神嚮導,據消息說牠的嚮導或哨兵,或者該說主人已經不存在了。
精神嚮導的變種難以獵殺的程度,堪稱和外來的野獸和怪物一樣麻煩。
通常都會與哨兵或嚮導一起消失的……重點是藍雨和興欣兩邊都有被牠殺死的人。
為了兩邊的人民安全,毅然決然決定要合作。

「你不能跟啊!有危險,而且是你的同類。你被牠傷到,我可麻煩了!」黃少天說道。
偏偏他的精神嚮導,跟喻文州他們的相比怎麼這麼不安分?讓喻文州的狐狸跟牠講是不可能的,動物語言不同。
「黃少、黃少、黃少!黃少!黃少!」
跟不上眼前的哨兵速度,鸚鵡不停叫著,拍拍翅膀飛著,想趕上他的腳步。這是黃少天第一次,第一句教自己的人話。

這種時候,黃少天的確忍下來,沒放慢速度,目標是跟葉修他們會合。
可是那隻鸚鵡一直喊,喊得好像自己多狠心多無情。
突然間,牠的聲音沒了,他有些擔心的回頭看。
黃少天已經不知該怎麼說牠了,還想對牠比中指。居然見到一隻青鳥就不跟了?
我絕對沒有見色忘友,好嗎?

「少天,趁現在快點一起趕去收到通知的地方吧。」
聽到葉修的聲音,他回過神,點點頭,嚷嚷:「那隻鳥有漂亮到一見鍾情的地步嗎?可惡,回來再修理這傢伙。」
「牠挺有眼光的啊!我家精神響導確實是數一數二的美,有得獎,選美第一。」
「臥槽,勾引我家的原來是你家的?可是你家的,一點都不像你!」黃少天真是想吐血,根本一點都不像……才怪。默看自家鸚鵡被葉修家的青鳥耍的團團轉。
眼看人都主動過來找自己會合,姑且就不管了,先去那邊要緊。

龍?是活生生的龍!他們臉色頓時更加沉重,在這世界中有龍這個生物並不奇怪。
出現率太少了,相關數據並不完整。精神嚮導是龍,這……機率微乎其微。
一開始看葉修拿那把可以變化型態的傘當武器,不太習慣。這把傘是走在科技先端的兵器,缺點是拆解再組裝相當麻煩,目前能變化的有五、六種。
目標出現在一定距離,葉修轉動傘柄,將傘的握把拆下,改裝上特製的彈匣,按了其中一個按鈕,傘頂成為槍支的槍口,一直按按鈕不放,自動發射子彈。
見狀,興欣其他人一齊開火。

葉修把傘插在地面上,一手拿著剩下半根的煙,另一手從外套中拿出一連串炸藥,迅速用煙點燃其中幾根,往龍丟過去。
炸藥爆炸,捲起沙塵,使得視野收到阻礙。受到攻擊的龍發出龍吟,震耳欲聾。
「我靠,你當自己是張佳樂嗎?」
礙於自己是嚮導,不得不跟會影響自己精神或情緒的人事物保持一段距離,葉修是極少數擁有能以情感共鳴攻擊目標的嚮導,只是這攻擊強大卻危險。
哪怕是在這種距離下,他已經感受到這隻發狂的龍的情緒。
是怨,是恨,亦是悲傷。
不論它理由為何,它殺害不少人是事實,為了它好,結束它生命不能算是錯誤的決定。

「老葉!」黃少天喚了句,不說幾句話就不自在。手持光劍,衝向前,看葉修撐開傘,腳踩在傘面,借力使力,腳一蹬,躍起,光劍精準刺中龍的身軀。
兩人竟然能夠配合那麼好,令人訝異又佩服啊!
龍正在做垂死掙扎,黃少天被迫得抓住刺入龍身軀的光劍不放,被甩下去就遭了。
「少天!」喻文州和葉修近乎同時間喊道。
不妙,真的不妙。

偏偏他們想要救援,卻有其他野獸支援這隻龍,似乎是受到控制,但殺了一隻又冒出好幾隻。
葉修殺出重圍,正當他伸手快觸及黃少天時,人已經和龍一同墜落山谷底下。


 
03

靠靠靠!有夠痛……不就還好那隻精神嚮導在消失之前當肉墊,不然就算我是哨兵也沒辦法吧。黃少天試圖挪動自己身軀,視野一開始模糊漸漸變得清晰,打量自己全身上下傷不算很重。
他將自己的光劍插在地上,支撐自己站起來。剛剛受到衝擊,使得身體站不太穩。

「隊長、老葉、魏老大,你們有聽到我的聲音嗎?」黃少天盡可能拉高說話音量,喊道。
沿路上邊走邊喊,盼有人聽見能找到自己。不是不想用手機等通訊聯絡用物品,是用不上,無線電被摔壞了,手機收不到訊號。
「黃少——黃少——我帥氣迷人的劍聖——藍雨戰隊副隊長是第一劍客!」唱得亂七八糟,還不知是從哪首歌亂編出來,不太像人的嗓音。
這個聲音很耳熟,因為這是他的精神嚮導。
然後,鸚鵡和青鳥找到自己,接著喻文州和魏琛的精神嚮導也找到這裡。

繼這些動物兵團到來,他們的主人也來到這裡。
精神嚮導和自己的哨兵或嚮導有心電感應?沒有實際根據,此刻,黃少天相信或許是如此。
剛剛葉修伸出手,自己可以放棄光劍,抓住他的手,但他沒有。因為真的拉葉修的手,搞不好他一起掉下來。
「看來你沒什麼事啊?生命力頑強的跟蟑螂有得比!」
「日!你有點良心啊!摔下來可不好玩,那隻龍沒當墊子,搞不好就……」黃少天沒好氣的回應,順便附贈一個白眼給葉修。
「總之,少天你沒事就好了。」喻文州出聲打斷他們爭吵。掛上溫柔的笑顏,看在他們眼裡有種說不上來的可怕,試問:「葉修,你是不是該說一下除了你和魏隊,蘇沐橙以外的人跑哪去了?」

不遠處,有幾個人漸漸靠近他們,這些人大家都認識。
「老大、老大,我們凱旋歸來啦!那座塔已經是我們興欣的!」包榮興說道。
這下子,興欣戰隊也全員到齊了。
藍雨的眾人互看,喻文州拿出一台掌上型機器,仔細看,忍不住苦笑:「心太髒了,跟我們合作殺龍,另一邊和微草合作瓜分土地和物資!」
「葉修你大爺!」黃少天怒罵一句,傷口隱隱作痛,依靠樹幹,以及充當拐杖用的光劍讓自己別倒下。
所幸眾人沒受到什麼重傷……除了黃少天比較嚴重。

「哥就好心收留你們一夜吧!」葉修提議。
「你好意思?收留什麼……我們可以……」
「真是太好了,謝謝你,葉修。」喻文州率性打斷自家副隊長的話,露出笑容。

隊長你答應得如此爽快,該不會……黃少天的目光往魏琛飄過去,理解隊長思維的他,不好說些什麼。
只能說葉修心髒,乾脆把魏老大賣了,以免被隊長報復這次的事都是我們藍雨出力比較多。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