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理想‧崩壞(黑衛宮x伊絲塔)

※ 偏向惡搞,無視某人已死的設定,亞種特異點新宿嚴重劇透有。

※ Master名則用動畫取的名字,藤丸立香。

※ エミヤ〔オルタ〕就讓我用黑衛宮稱呼他了。主要是以伊絲塔憑依的凜為主,所以是黑弓凜。






靈基再臨,本來是收集素材再加上自身魔力替他們這些Servant解開限制的手段,但……藤丸立香此刻質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將黑衛宮一次次進行靈基再臨來強化,恢復他原本的實力,他身上的傷不減反增。

最終的靈基再臨,藤丸立香沉默看著金色像是傷痕一樣的紋路遍及了黑衛宮的全身,於心不忍。


偶然地看見伊絲塔和黑衛宮相遇,並且對他說教要他這個無銘英靈不要這樣子耍帥諸如此類的話語。

爾後,伊絲塔目送靜靜聆聽自己說三道四的黑衛宮離去,低語:「一旦被強迫負責全體的善後,想要拯救所有的這份熱情,到最後一定會燃燒殆盡。或許……這才是那個英靈理想的姿態。」

「伊絲塔,早!」藤丸立香展現爽朗笑容向她打招呼,走到她旁邊。

「你好,立香。」伊絲塔的雙眼不受控制流下眼淚,連她自身都愣了下,看對方一臉慌張好似怕做錯什麼才弄哭自己,解釋:「我想這是我的憑依對象對她的Archer的不捨,畢竟他變成如此。」

「……對不起。」他低著頭,抿緊雙唇賠不是。

「咦?這不是你的錯,不需要道歉啊!」

伊絲塔頓時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見狀,身為烏魯克的賢王,職階是Caster的吉爾伽美什,似是無心又像是有意刺激他的話語:「他如果不進行靈基再臨就是一點用也沒有的雜種,反正是他自己希望死亡,乾脆死了也有人能替補,你又……」

在吉爾伽美什沒能反應過來,出乎他與伊絲塔的意料之外,向來溫和有禮的少年竟然抓住他的衣領把他壓制在牆壁。

「你們是我的Servant,我並不是把你們當成武器,而是我的同伴、家人……說我濫好人也無所謂,我就是不想失去你們任何一個!」

少年罕見地大聲嚷嚷,湛藍眼眸注視吉爾伽美什。

那些話並非是表面說詞,而是少年發自內心真心誠意的……眼神中的光采看出藤丸立香堅定不移的決心。

以前是不相信羅曼和梅林看人的眼光,相處到現在,吉爾伽美什覺得這傢伙眼光挺準的。

只要經過琢磨後這顆不起眼的礦石就會是最美麗、最高等的寶石。


稍微冷靜下來後,藤丸立香立刻鬆手,鞠躬道歉:「對不起,我不應該拿你出氣的。」

「哼,這一次我就赦免你的無禮之罪,只限這一次。」吉爾伽美什稍微拍拍自己的衣服,冷哼一聲,轉移話題:「你們不是把聖杯當成萬能的許願機,不如把聖杯給他?」

「關於這個……」藤丸立香苦笑,嘆了口氣,接著說:「衛宮君聽我問他聖杯的事情,他放聲大笑……那個笑聲彷彿在表達他已經喪失內心了又怎麼會有什麼願望呢。」

「從夢中能看出做夢者的精神層面,心理活動,一個無夢之人,連我也束手無策。」梅林輕笑,手搭在藤丸立香肩膀,「休息完了嗎?有體力的話,我們一起去外面走走吧!」不等人回應,一把拉走。

「喂!我有允許你擅自把那小子帶走嗎?」吉爾伽美什憤怒地呼喊,立即追上去。


有一度想抗議他們別無視自己的伊絲塔,索性不管他們了。

憑依對象不與自己爭奪身體控制權,不像諸葛孔明除了戰鬥以外的時間,控制權都在原身體持有者韋伯的身上。

妳應該有什麼話想自己對他說,而不是由我轉達的,對嗎?我不是不講理的神,這一次就讓妳,跟他好好說清楚吧,凜!伊絲塔垂下眼簾,眼神一變,立刻往黑衛宮離開的方向跑。


——就算你會說我是個不講道理的大小姐,我也要阻止你抹滅自己的存在,幫你找回過去的自己。

她不斷的奔跑著,尋找他的身影,詢問其他同伴,得知他人身在何處。

「我都已經躲到這裡了,還是被妳找到了啊……真是傷腦筋。」面無表情的黑衛宮瞬間皺了下眉頭,有些苦惱的表情。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我好歹也是你的Master,Archer。」凜雙手插腰,充滿自信的態度回應。

即使現在的他判若兩人,在她的心中,他依然是他。

終於見到你了。凜放慢步調,站在他的面前,露出笑容。


幾乎都忘光的黑衛宮不明所以,似是被她感染,相視而笑。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