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家」的定義(黑衛宮中心)

※ 惡搞崩壞向,無視某人已死的設定,亞種特異點新宿嚴重劇透有。隱CP就ALL咕噠君吧?

※ Master名則用動畫取的名字,藤丸立香。

※ エミヤ〔オルタ〕就讓我用黑衛宮稱呼他了。不管是靈基圖或技能都被嫌棄,但我很感謝他讓我用呼符召喚出來!畢竟我蠻喜歡紅A的,雖然這個樣子讓人確實有點難接受他是紅A的歐乳打,不過我還是想練,所以我超缺鎖鏈跟齒輪。






又是一個希望Saber職階黑化的阿爾托莉亞來的御主嗎?結果是我回應他的召喚,他會是什麼樣的反應……黑衛宮默想,追尋光指引的道路前進。


人理續存保障機構菲尼斯‧迦勒底,藤丸立香最期待的就是每個月的這一天。

能夠拿到五張呼符進行五次英靈召喚的機會。

想到這次前往新宿所發生的事情,為了瑪修的身體著想也不讓她隨行,被問到是發生什麼事情讓自己有一度想鑽洞……藤丸立香十分無奈,只求阿爾托莉亞把當時的照片還來!

那種照片不提梅林和吉爾伽美什他們看到會怎麼想,要是被喜歡的人看到要自己以後怎麼面對他。


回應自己召喚的人竟然是一位比自己高了快15公分,皮膚黝黑的男人,Archer職階的黑衛宮。

瞬間,藤丸立香錯愕的神情轉為欣喜若狂,直呼:「想不到是你,太好了!梅林、王,你們快來看!」

被召喚出來的黑衛宮無法理解這名抓住自己的少年的反應,看到自己有這麼值得高興嗎?

「這就是那名叫衛宮的雜種?跟我所知道的真是大不同。」吉爾伽美什冷哼一聲,輕蔑的眼神打量對方一眼,目光轉移到自家御主身上,「小子,該出發了,依我看現在的勝率很高。」

見到這個男人,黑衛宮莫名有種在哪裡見過他,跟他有什麼淵源的感覺……想不起來。

「你怎麼了嗎?一起來吧,衛宮君!」

少年笑容可掬向自己招手,黑衛宮遲疑幾秒後邁開腳步跟上去。


這個吉爾伽美什的職階是Caster?不是跟自己同樣是Archer?少了分暴戾之氣,多了分成穩。

「幹嘛一直盯著我看?對我不是英雄王時期又選擇當Caster就這麼意外?」吉爾伽美什挑起一邊眉頭,冷漠的口吻:「你啊……賤賣自己心靈到什麼地步才甘願?想死就死在他看不到的地方。」

「……你所謂的他是指?」

「除了召喚我們出來的立香還會有誰?那個濫好人就是連不願意報上真名給他知道的新宿Assassin也收留,不管他的話哪天他被人賣了還傻傻幫人算錢的那種類型。」提到這點,吉爾伽美什真的想找找看有沒有那種讓他腦袋清醒一點的道具敲幾下他的頭。

下一秒,發動自己的技能「魔杖的支配者」提升自己和其他人的Arts指令卡能力。

「吉爾伽美什——你聊完的話能不能幫忙打?」

聽見梅林的呼喊,吉爾伽美什調侃:「你不是愛打?就給你打……好了,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幫忙就是。」

本來惡趣味的想看梅林被那群機械人打死,意識到藤丸立香一副快要哭的眼神……放棄了看好戲的打算。


不管是召喚自己的Master或者身為同伴的Servant們都是莫名其妙的傢伙。

起初,抱有這樣想法的黑衛宮與他們相處越久,想法漸漸改變。


除了徹底墮落魔道的理由是一名如聖母一樣慈愛的女人所引起,過去的理想什麼都拋棄了……為什麼頭快要裂開的感覺……黑衛宮一手撐著頭,額頭冒出冷汗,咬緊牙關,盡可能不發出聲音。

儼然是察覺後排的隊友異狀,吉爾伽美什加快速度解決這場戰鬥,質問:「雜種,你是怎麼回事?叫羅馬尼那傢伙幫你看看。」

「不、不需要……讓我這樣消失也……」話沒說完就被人的魔杖用力一敲敲昏。

「真是粗暴的手段,居然這樣對待衛宮哥哥。」被臨時派上場協助戰鬥的子吉爾不帶笑意的笑容,詢問:「你打算怎麼做?」

「身為王,怎麼可能放任自己子民不管,當然是把他拖回醫務室去。」吉爾伽美什半瞇起眼眸,撇看另外兩人,命令道:「交給你們搬了。」


黑衛宮睜開眼,環顧四周,注意到藤丸立香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睡著。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黑衛宮提出疑問,淡漠的眼神凝視趴在床邊的少年。

「換了個愛使喚人的隊長真是傷腦筋,叫我和梅林把你搬來醫務室,我是看在立香的面子上,破例一次幫忙搬男人,不然我只抱女人的。」

「……拜託你別說出這種問題發言,也別告訴別人我是你兒子。」羅曼哭笑不得看霸佔自己位子的綠髮青年。遞上一杯熱咖啡給躺在床上的他,說道:「立香很擔心你,看你沒什麼事才睡著的。」

「……歡迎你成為我家一份子,衛宮君……正義的夥伴……」

聽到這名少年的囈語,黑衛宮愣了下,眨了眨雙眼,爾後,連他自己都沒自覺的溫柔、喜悅化為表情寫在臉上。


「正義的夥伴嗎……我會努力的,Master。」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