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為妳舉起的劍(阿爾托莉亞x莫德雷德)

※ 此篇出現的阿爾托莉亞是Lily版本。

※ 關於聽了廣播劇後產生的妄想,為什麼是歡樂向的廣播劇,結果腦補寫的是正經向?我才不知道呢www

※ 以莫德雷德為主的第三人稱視角







到底是為什麼會遇上這名宛如天使一般的少女,自家的御主僅是以在路邊撿到為理由。

誰敢把父王丟在路邊,拋棄她的——信不信,被我知道的話就發動寶具宰了那傢伙啊!莫德雷德越想越覺得替她忿忿不平。

她明明是如此努力的鍛鍊……

見到她咬著牙,握緊手中的劍,阿爾托莉亞困惑的詢問:「莫德雷德卿,妳怎麼了嗎?」

「不,也沒什麼……」

她緊繃的情緒瞬間緩和下來,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說來也真奇怪,阿爾托莉亞來到這裡的頭一天就主動和自己交談互動,提出要求想要和自己行動。

我應該是被妳憎恨的對象才對。

一直期望得到父愛的莫德雷德第一次腦中產生這樣的想法。

這名叫做阿爾托莉亞的少女太過溫柔,單純善良——對自己太好了,好到讓自己都不知所措。


前往的特異點是崎嶇的山路,有許多樹木遮掩,看似一成不變的景色相當容易讓人迷失方向感。

最糟糕的是這裡像極了生前她與阿爾托莉亞決一死戰的地方。

對於莫德雷德三兩下就擊潰圍攻過來的魔獸,阿爾托莉亞展現甜美的笑容,讚美:「好厲害,莫德雷德卿!」

「這是當然的,我是妳的圓桌騎士啊!」莫德雷德稍微低下頭遮掩害羞的神情,自信滿滿的語氣回答她。

莫德雷德冷不防被一個寶具刺向左手臂,那個寶具是約束勝利之劍的原型?

眼看十幾個寶具在自己和阿爾托莉亞面前,她來不及理會自己手上的傷,一把抓住阿爾托莉亞的手,一路奔跑。


沒記錯的話,對方正是Master說過的那個人。

他會出現在這裡絕對不是偶然,他是為了阿爾托莉亞而來的。


抵達了一個自然形成的山洞,莫德雷德有些不安地四處查看那個人是不是有追上來。

那個人擁有「千里眼」的能力,躲也躲不了太久……唯有將他擊退!

身為Saber對上Archer是吃力不討好的行為,明知如此,也沒有選擇的餘地。

沉默看著阿爾托莉亞面露擔憂,用手帕替自己緊急止血完,立刻拿起劍要走出山洞外,被她抓住手問「要去哪裡」這件事。

「不管我要去哪裡都不關妳的事,妳跟著我也是礙手礙腳。」只好昧著良心說出違心的話語。

「我知道我幫不了什麼忙,但是莫德雷德卿是我的孩子吧?我怎麼能丟受傷的妳不管,自己留在這裡。」

忽然間,阿爾托莉亞一愣,被她緊緊抱在懷中,感受到她身軀隱隱顫抖著,近乎是哀求的語氣,低聲說「拜託妳,留在這裡」。

她緩緩脫下頭盔,那雙眼神充斥著決心,笑容卻讓人覺得哀傷,將頭盔交給阿爾托莉亞,轉身離去。


——也太快了。莫德雷德感到詫異,走下山坡一小段路就看見那個身穿金色鎧甲的男人。

「雜種,妳把阿爾托莉亞藏到哪去?」男子游刃有餘的態度,輕蔑的話語惹怒她。

「誰會把亞瑟王的下落告訴你這個渾蛋金閃閃!」莫德雷德拉高音量回應。

聽到這個回答,男子微瞇起鮮紅的眼眸,輕笑出聲:「那麼妳做好覺悟了嗎?我就用我的寶具逼妳說出她的下落。」一舉起手,半空中有數把武器展露出鋒芒一致朝著莫德雷德。

「有本事你就試試看啊,吉爾伽美什!」莫德雷德雙手高舉著劍,劍散發的光芒越來越強烈,抱著與當初截然不同的心態發動寶具。


我以身為亞瑟王阿爾托莉亞‧潘德拉岡的圓桌騎士和孩子為榮。

絕不讓那傢伙碰到我們高貴的、理想的騎士王。

即使要耗盡所有魔力,我也要保護她!

對方手一動,數十個寶具如雨滴般落下的同時,莫德雷德手中劍凝聚的光芒形成光束迎擊。

被數把寶具刺中,身受重傷的莫德雷德藉由自己的劍當成支持自己佇立的手杖。


見到那身影消失,她漸漸閉上眼,浮現在臉上的笑容如孩子般純真,微張闔的雙唇無聲說出的話語。

——這樣子的我也算是真正的騎士吧?值得讓妳為我驕傲吧?父王。





-小劇場-


關於自家Master希望能湊合吉爾伽美什和阿爾托莉亞一事,子吉爾掛著與外表相襯的可愛笑容,說道:「我不認為那脾氣爛透的我有什麼值得阿爾托莉亞姐姐喜歡的地方。」

「雜種,別難過了——你要慶幸那個我沒來,不然你這裡一定會天翻地覆。」

Caster的吉爾伽美什言下之意指的是什麼,少年心裡相當清楚。

一次次與英雄王的吉爾伽美什錯過,少年早就認命了,只求阿爾托莉亞願意被自己召喚出來,哪個職階都好。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