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花散落之刻(阿爾托莉亞←莫德雷德)

※ 主要是想到第六特異點神聖圓桌領域,莫德雷德被槍職阿爾托莉亞賦予權能(暴走)妄想衍生。

   只是想打跟隨在獅子王身邊的莫德雷德與追隨御主的梅林打起來的段子。

※ 雖然喜歡梅林羅曼,不過預告一下下一篇應該是羅曼咕噠XD

※ 莫德雷德為第一人稱視角。







——莫德雷德卿,妳是我的圓桌騎士,我深信妳的能力,因此我將此權能贈與妳。


妳知道嗎,父王?我一直以來都期望著,妳能這麼對待我。

就像作夢一樣……如果可以這樣下去就好了,不要恢復歷史啊,你們這些傢伙。

不要破壞父王的計畫,你們這些莫名其妙的傢伙!

什麼來自迦勒底的Master和Servant們,沒用的高文和崔斯坦沒能擊潰,就由我莫德雷德親手殺掉——

絕對不會讓你們到父王那邊去。


見到荒蕪的沙漠竟然遍地開花,走到我面前的人有一頭白色長髮,那雙紫色眼睛……那張臉是父王曾經提到的男人。

身為騎士王的劍術老師,不列顛的大魔術師,梅林。

「把妳的頭盔脫下吧,莫德雷德。」梅林嘴角上揚卻沒有笑意,接著說:「不使出妳的全力,妳是一定打不過我的。」

居然敢這麼說……開什麼玩笑!我可是圓桌騎士,不輸給蘭斯洛特和其他人……


——我等妳剷除敵人,凱旋歸來,莫德雷德卿。


啊啊,我不想照梅林的意思做。

只是父王都這麼說了,我不能讓她失望。必須在這裡擊潰這傢伙!我拿下我的頭盔,拔出我的劍,一箭步衝到梅林面前。

瞬間,看到梅林從魔杖拿出來的劍,那是……

「這是貨真價實的真品,騎士王阿爾托莉亞的聖劍。」

聽到梅林在我耳邊低聲說出的話語,更是讓我感到不快。

「這種不痛不癢的攻擊——看在你是父王的劍術老師的份上,我就用我的寶具擊潰你,梅林!」我握緊手中的劍,說出名為「向端麗的吾父發起叛逆」的對軍寶具攻擊他。

擊中了吧?憑他現在不過是一般的Caster,不可能接下我這一擊還能站起來。

這些花是梅林的魔術,沒消失……不是吧?為什麼毫髮無傷站在原地!


「啊哈哈——圓桌騎士的各位真是一點成長也沒有,你們到底想給阿爾托莉亞添麻煩到什麼程度?」梅林笑出聲,他的話語根本是赤裸裸的諷刺,這個渾蛋!

我懂了,這傢伙剛剛施展幻術,所以才沒擊中。我憤怒地喊道:「你不要太囂張了,梅林!你撐得過這一擊,並不代表你能擋下我寶具第二次攻擊!」

「確實,妳被她給予這個權能讓我困擾,不過我也有我的辦法。」


梅林的劍術確實是在我之上,但是我不會輸的,說什麼都要達成父王的命令。

聽到他說出阿瓦隆,難不成是寶具……瞬間往後退,採取戒備狀態,結果那個寶具只是回復用的嗎?那就沒什麼好怕了。

別說我這次寶具攻擊還打不死你!

「喂,別開玩笑了——你怎麼還活著!」

「這是死靈魔術,我的Master在我身上施加的禮裝,就像擲硬幣猜正反面一樣我也不能保證我不死,不過運氣好的話,你殺了我一次還能再站起來第二次。」梅林面不改色,不疾不徐地應對我的攻擊,一邊回應我的話語。

等等……難不成……我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梅林剛好藉由這次接收我魔力再開一次寶具,讓他自己回復得更多。

不行,必須要速戰速決。


正當我這麼想要再用第三次寶具時,梅林的劍直接給我一擊致命傷。

「即使對妳很殘忍,我也必須這麼做,打碎妳的美夢……協助我家Master讓人類史恢復正軌,修正阿爾托莉亞的錯誤。」

我並不在乎梅林或圓桌騎士的大家對我的想法,我死了也沒什麼。


這一瞬間,我好像看到站在梅林身後的人……那身騎士鎧甲,是她啊。

對上她的雙眼,我明白了。

……是嗎?謹守騎士精神的亞瑟王。

妳寧可再次重現劍欄之丘的結局,也不願意承認我是妳的孩子?我的目光緩緩落在染上我鮮血的聖劍,約束勝利之劍。


「……父王……」


我伸出手想觸碰她,但是我的身體一點點消失。

為什麼這時候我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下?努力伸長手,盡可能大聲呼喊父親。

只能眼睜睜看她和梅林一同離去。


——到最後,我終究無法觸及我的王嗎?我視為神一般憧憬的亞瑟王。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