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以愛為名的劇本02(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國廣)

※ 時間軸為現代,奇幻架空向

※ 此為試閱二,僅會公開部份內容

※ 以自家刀劍男士的個性為主,OOC有?




驅魔師最主要的是驅除妖魔鬼怪。曾經,山姥切國廣以為是人類以外都必須殺嗎?
然而,狐給他的回答耐人尋味。
--人有好也有壞,難道其他種族只有壞沒有好嗎?

如果對人類沒危害,那麼就用不著動手。
如果對人類有害就必須消滅。

既然有人通報也證實有妖怪存在,作為驅魔師的山姥切國廣獲得許可便執行任務。
地方顯得偏僻,瀰漫著一股怪異的氣息,寸草不生,明明是夜晚,月亮竟是血紅色。
……這裡不會是吸血鬼的領域吧?
記得狐交代絕對不能進入其中,但是不處理也無法向其他人交代。

「外表挺不錯嘛。」
「讓人好想咬破吹彈可破的脖子,品嘗一番。」
「和我們玩玩啊,帥哥--」

早就知道吸血鬼速度是人類遙不可及,可是山姥切國廣完全沒想到這幾個吸血鬼一瞬間就把自己包圍住。
從腰掛槍套拿出槍,瞬間,吸血鬼們也動了,快得難以瞄準,即使如此,山姥切國廣異常冷靜,開槍射擊。
「不過就是個臭小鬼竟敢如此倉狂--」
麻煩的是敵人數量雖少,速度太快,無法閃躲所有攻擊,自己流出的血液似乎招惹了更多吸血鬼。
子彈要用光了。山姥切國廣意識到這點,想撤退也無法撤退。

血月產生變化,就連人類都市都少見到的景色,月光如水。
在吸血鬼的手化為利爪要攻擊他,有個戴著白色面具的男子擋在他面前,手臂被抓傷。
這個人給山姥切國廣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
人類之中,恐怕沒人能比上吸血鬼,這個面具男子,如果自己猜測的沒錯也不是人類。
他的出現只是一刀把其中一個吸血鬼砍成兩半,其他吸血鬼便跑走了,完全不能理解原由。
「你沒事吧?」
「請告訴我,你的名字。」
對山姥切國廣所說的話語,男子皆是沉默應對。
「等,至少也讓我幫你治療……」山姥切國廣話沒說完,人已經不見蹤影。
見到這個男子離去,他內心莫名失落。

下意識想要追上去,突然間,聽到一個人呼喚自己。
轉頭一看,山姥切國廣有些訝異,印象中,要遇到他必須是早上。
「宗近先生,你怎麼會在晚上出現?」
「哈哈哈--無聊來閒晃。」被稱為宗近的人笑了笑,表示:「這個地方很危險,不該來。」
「那麼你呢?為什麼有血腥味?」山姥切國廣疑惑地問道。
聽到這句話,宗近看了下附近的屍體,說道:「應該是這個屍體離我很近的緣故。」
……莫名覺得自己確實問了個白癡的問題。山姥切國廣巴不得自己的連帽外套可以把自己遮住。
儼然像是安慰一樣,宗近拍拍肩膀,接著說:「我們快點離開這裡,這個地方讓我很不舒服啊。」
「也是。」山姥切國廣想到對方跟自己一樣是人類,還是沒有特殊力量的人,待在這種地方確實會不好受,與對方一起離開。

「山姥切,你會討厭我嗎?」
對對方沒由來提出的問題,感到莫名其妙:「你怎麼會這麼說。」
「因為你遇上我的時候,我都會要求你陪我一下啊。」
「……那是我自願的。」山姥切國廣將話說出口,有些彆扭,「宗近先生,你到底怎麼了?」
宗近臉上的笑容變化眨眼即逝,雲淡風輕般的語氣:「你啊,也許有一天不是討厭我,而是憎恨我也不一定。」
本來打算追問他話中的意思,怎麼知道他自顧自地離去。

即使第一次相遇是巧合,第二次則是偶然,第三次不就是命中注定要讓自己與他相識嗎?
從那時到現在,相處時間雖短,不常見到他,但是珍惜每次與他相處機會。山姥切國廣難以坦率把真心話傳達給他。早就知道宗近是我行我素的人,看他離去的身影與先前的面具男子背影重疊--好似剛剛那個保護自己的人就是宗近一樣。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