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人不作死就不會死之歷年文風公開(2010-2014年)

※只選用歷年的文章中的一小段,傷眼慎入。



(2010年)所謂的情【APH同人/東西兄弟】

威廉二世於1890年將俾斯麥趕下台,並開始了大規模的軍事化以及冒險的外交政策,最終導致德國被國際所孤立。
皇帝嚴重誤判奧匈帝國與塞爾維亞兩國衝突的形勢,於是馬上結束假期並開始軍事行動,將各國捲這場戰爭,最後導致了災難性的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年-1918年)。
由於布爾什維克急於退出戰爭,於是他們在1918年的布列斯特-里托夫斯克條約中,允諾將俄羅斯帝國的西部領土(其中有部分與普魯士接壤)割讓給德國。
戰後的凡爾賽條約將戰爭責任強壓在德國身上,並簽訂於凡爾賽宮的鏡廳,也就是當初德意志帝國宣布成立之處。隨著威廉二世於1918年退位,普魯士王國被解散並替換成普魯士自由邦。

「哥哥,和我談談好嗎?」門外的路德大聲對屋裡內的基爾伯特說。
而基爾伯特只是靠著門,「我今天人有點不舒服,你回去吧。」
「…… 我知道了,改天我再找你。」
聽到路德有些失望,基爾伯特當然不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路德轉身離開,他只是打開門從那一絲縫隙目送他的弟弟離開。知道有他這個弟弟時的基爾伯特,不只是在日記本寫上愉悅。
也和他們說出他的快樂,不過現在變成只能這樣子而已。

這一天,他意外的看到是他的子民居然是逃亡到他弟弟家去。
你們這些傢伙不知道這樣會造成WEST麻煩嗎?基爾伯特在心理怒罵。
因為自己是一路從戰鬥走過來的國家,樹敵多到難以估計。
不只是叫人抓緊一點,不要讓那些人民有偷跑去西德之外。
用自己的方法來保護這個親弟弟,就是在他和路德之間打造高牆。

「給本大爺聽好了!這面牆是為了反法西斯防衛牆。」他是這樣對那些人宣布。
不管怎樣都不可以給WEST添麻煩,不然本大爺算什麼哥哥阿!基爾伯特無視自己人民多憤怒。


(2011年)未命名【自創/片段】

04.病態的執著

你是我最喜歡的,也是我最愛的,但卻也不屬於我的。
宛如陽光般璀璨的你,總是能夠照耀他人心中的黑暗,這樣的你啊--
好想要、好希望……你只要屬於我一個人的就好了。

倘若你的視線從我身上轉移,我就挖掉你的雙眼,放置裝有福馬林的罐子,看著我一個人。
倘若你想要從我身邊離開,我就挑掉你的手腳筋,讓你連動都無法動,乖乖待在我身邊。
倘若你覺得很痛苦的話,我就賜你一死,把你的屍體完好的放在冰晶打造而成的棺材,永遠保留著。

這就是我對你的愛喔。

08.人偶

我的名字是您賦予的,我的存在是您創造的,我的性命是屬於您的。
這副身體,任您怎麼對待,我都不會有怨言,儘管隨心所欲地使用吧!
只要是您的話,我便會照做--因為您是我最愛的主人阿。
歌唱著,您所喜歡聽的樂曲,只要跟您在一起就會感到幸福。

……為什麼您喜歡上別人?把我拋棄,甚至遺忘我的存在……
身為人偶不應該有情感,對吧?主人。
主人你曾經說過「照著自己的心意去做」,現在的我好難受,好痛苦啊--

雙手沾染鮮血液體,人偶居然流下了眼淚,迷茫的問:「這到底是為什麼呢?溫熱的液體不斷從眼中流出來……」
殺害了自己最心愛的那個人,自己最終也選擇與那個人邁入毀滅一途。


(2012年)惡作劇【黑子的籃球同人/綠間真太郎、高尾和成】

「高尾。」綠間走到他面前,將做好的水果凍塞到對方手上,解釋:「會給你的原因只是做太多,而且也給了別人。」
雖是被迫接過用塑膠盒裝的水果凍,自己倒是很開心他居然會送給自己。
「謝謝小真~」將吃空的塑膠盒擺在桌上,不假思索用湯匙開始挖了一口,開始吃。身體頓時僵硬了下,連忙拿起自己裝好水的杯子猛灌。
怎麼會這麼鹹……難不成近視加深把糖搞成鹽嗎?有些疑惑看了眼綠間,再看看其他拿到的人並沒像自己一樣的反應。
喝完了一杯又再去飲水機旁倒了一杯水灌下去,微瞇起雙眸,看見他微笑,更是確信被綠間整了這點。

被你鬧這麼多次,輪我整你一次不算太過份吧。


(2013年)繼續前進的目標【黑子的籃球同人/青峰大輝、黃瀨涼太】

輸掉比賽的懊悔,刻骨銘心。
這一點無法影響他的信念,不想去計算輸了幾次,只想贏過青峰大輝。
就算直到目前為止沒贏過對方半次,也不曾動搖過。
對方對籃球的熱愛打動了學習能力極快的黃瀨涼太,籃球這項運動是他維持最久的一項。

「能夠打敗我的,只有我自己。」

能力比任何人先開花結果的青峰大輝一語,狠狠刺穿自己的心。
一直以來的信念突然產生動搖,看不見對方如同帝光中學那時對籃球的熱忱。那麼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了什麼追求自己技術更強?
不想再體會輸掉比賽有多不甘心,還想要變得更強。

思考「為什麼做不到」的問題,正因為憧憬,所以才無法超越。
內心深處對於獲勝的渴望,絕不能輸的期望,捨棄不能模仿青峰的堅持。不是不能模仿,只是自己不願意這麼做。
我已經不會再對你有所憧憬……再也不會了。


(2014年)隊長【全職高手同人/王杰希主】

吸引翼手龍,攻擊它,它的目標從城市的居民們轉移到自己,十分危險。
要攻擊它,可能會攻擊到王杰希。微草戰隊的各位下手猶豫不決,最先出手卻是鄧復升和李亦輝,還有方士謙不安分做好準備醫療的工作,拿起戰斧和兩位一起攻擊俯衝而下的翼手龍。
王杰希固然重要,居民們的性命一樣貴重。
隨身包藏在草綠色軍服的外套內,東西帶的多會影響行動,通常是輕便為主。
他拿出一罐裝有無色液體的玻璃瓶,準確丟中它一眼,液體化為白色霧氣將翼手龍的一隻眼凍結,發出震耳欲的咆哮。
它的視野受阻礙,對他們來說是好事,可是王杰希成為它仇恨要殺的第一目標。

「小心背後!」戰隊的所有人少數有這般默契大喊,原因是王杰希。
因為翼手龍的目標是他,是他們的核心。

原以為它打算攻擊高英杰,王杰希奮不顧身擋在他面前,怎知翼手龍有一瞬間降落於地面,剛好起霧隱藏起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