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你是我的(大包平x鶯丸)

※ 大包平未實裝,大包平的個性只是自己亂捏。cp味,不算很重也不甜。
※ ooc什麼的有,戰鬥描述苦手(#)沒有什麼歷史考據(?)
※ 闇墮化,有。等著官方實裝大包平和長船長義(靈刀山姥切),希望打臉能打輕一點啊。


既然擔任隊長一職,鶯丸會保證做好隊長該做的事情。
與其他五名刀劍男士一同朝目的地邁進,越接近厚樫山的頂峰,天氣更顯得詭異。
忽然間,起霧,壟罩在四周。
「山姥切國廣? 小狐丸?一期一振?」鶯丸環繞四周,呼喊著:「鶴丸國永、燭台切光忠,你們在嗎?」
五位隊友竟然都沒有回應,恐怕是被分散了。

有敵人。鶯丸不失冷靜,手按著刀鞘,聆聽敵人的腳步聲是朝哪裡漸漸靠近自己。
聽起來只有一個人的腳步聲,原以為遡行軍會趁勢多打一,先破壞自己。

怪霧漸漸飄散,出現在鶯丸面前的是敵方的太刀。
然而,敵方的太刀輕笑出聲,扯下外層的皮囊,竟然是……
「大包平,怎麼會是你?」
「我可是好不容易找到你了,利用這個偽裝斬殺無數個你的仿冒品,鶯丸友成。」
眼前的人,令鶯丸覺得陌生。
大包平那雙眼眸原先的色彩早就被渴望殺戮,如同血般的嫣紅給取代了。
明明是他卻也不是自己所認識的他,那抹充滿自信的笑容,少了笑意,多了分殺意,令人不寒而慄。

在本丸之中,鶯丸看著其他刀劍男士相處,總會有些羨慕。
盼望著,自己當作兄弟的大包平哪天會到來。
從來沒想過再相見,兩人會是對立的。

如果這是命運的惡意捉弄,那麼……鶯丸罕見的主動拔刀,展開攻擊。
見狀,他富饒興味的看著鶯丸,好似輕鬆擋下這一擊,笑說:「你只有這種程度的話,我會失望的,好歹我也是與天下五劍的童子切安綱能夠相提並論的刀。」
「你太過在意他人的看法了。」鶯丸的眼神頓時認真起來,宣示:「就讓你明白誰的實力才在上!」
「哈哈--很好,很有幹勁啊!」
縱然內心千百個不願意對對方動手,鶯丸只想趕快結束這一切,必須找其他人才行。
兩人手持的刀不斷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甚至擦出火花,誰也不讓誰。
然而,閃過鶯丸腦海裡的是過去的回憶--

○ ● ○ ● ○ ● ○

一般人看不到的付喪神尾隨著主人的腳步,戰爭除了兵力之外,糧食等也是需要注意的問題。
不遠處看見大包平的身影,鶯丸邁開步伐要打招呼。
那一瞬間,渾然不知對方是怎麼了,居然掉進泥濘裡。
雖然笑對方是很惡劣的行為,可是鶯丸有些難以壓抑的笑出聲,靠近卻不見人影,詢問:「大包平,你沒事吧?」
從泥濘中有隻手抓住鶯丸的腳踝,使他發出驚呼,也掉了進去。

「現在你跟我一樣渾身都是泥巴了。」
「……你是蠢蛋嗎?」

鶯丸看自己身上都是泥巴,克難的爬出來,嘆了口氣。
對於大包平的性格,難以捉摸,這種像孩子的行為,也不知怎麼說才好。

○ ● ○ ● ○ ● ○

大包平一刀劃過他的眼臉,差點弄瞎他的左眼。
他穿的衣服有幾處被刀劃破,早就知道大包平的實力,但是不能認輸。
氣勢上,大包平確實是贏了。

稍微居於下風的他,沒為此驚慌,沉穩應對大包平的攻勢。
一陣冷風吹過,不見大包平的身影,對方隱藏氣息。
閉上眼的鶯丸像是在等待著什麼,鋒芒逼近,鶯丸閃過這致命的一擊。

如果是我所認識的你,怎麼可能會玩這種小招數呢?鶯丸的眼神瞬間黯淡了些,這種行為模式和那些遡行軍沒什麼兩樣。
若是這樣的話,要殺了對方是輕而易舉,不過鶯丸下不了手。
一方面,個性不喜歡殺戮。
另一方面,對方是自己的兄弟。
再這樣耗下去,絕對不是辦法啊……

那時候,兩人渾身泥濘。
如今,兩個人身上是對方的血。

○ ● ○ ● ○ ● ○

見到大包平與他的主人回來,第一件事居然是跑過來找自己。
「好渴--鶯丸,你的茶分我喝。」
「等……」
來不及阻止的鶯丸看對方喝了一口,下一秒,嗆到猛咳嗽。
「這什麼茶啊?超苦的!你自虐不成?」大包平用袖子抹抹嘴巴,把茶杯放下來。
「……畢竟這批煎茶便宜,我的主人就買回來了,有得喝就不錯了。」
聽見鶯丸的答覆,他真心佩服鶯丸不愧是茶的愛好者。

有一次看到他渾身是傷,鶯丸連忙幫對方治療。
大概是鶯丸的緣故,他才如此安分地給人處理自己的傷口。

○ ● ○ ● ○ ● ○

那時候,與大包平相處的種種回想起來,只感諷刺。
現在的他肯定不會記得,當時說過什麼了吧?
那一句話,讓鶯丸認定他把自己當成兄弟來看--

「我,果然沒你不行啊,鶯丸。」

本來下定決心用這一擊殺死了大包平,動作停滯下來。
鶯丸露出驚訝的神色,完全不敢置信他居然說出與當時一樣的話。
渾然忘記這個停頓的瞬間已經犯下在戰場上不能有的致命失誤。
被大包平用刀貫穿身軀,將貫穿他的刀拔了出來,鶯丸猛然吐出鮮血,原先握在手上的刀掉落在地。
「你明知我對你……」
鶯丸摀住傷口,腳步有些搖晃不穩,伸手想撿起自己的刀反抗,然而,大包平一拳往鶯丸傷勢比較嚴重的腹部揍下去。
「正因如此,我不打算把你還給你的審神者。」將要倒下的鶯丸抱在懷中,低喃:「你只能屬於我的,鶯丸友成。」

這是在鶯丸昏厥前,最後所聽到的一句話。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