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映在眼中的景色(燭台切光忠x山姥切國廣)

※ 日常本丸向,沒有任何歷史捏他向,充滿了狗血!!!
※ 這是我家的刀們情況(#
※ 此為拉郎配,ooc有,不喜者請按x,即使是清水向



雖然不明白審神者喜歡雪景的含意,不過那個景色和山姥切國廣確實是挺相襯的。
……不,這不是重點。燭台切光忠輕搖頭,主動上前靠近。
「山姥切,在我們一起出陣之前,我有事想說。」
「什麼事?」
「你和小狐丸他們別太寵她了,不然我們的錢會不夠用。」
提到這點,燭台切光忠真的只有兩個字,無奈。
看山姥切國廣沉默了下,回應了一聲「嗯」,自己鬆了口氣。

連自己都搞不明白,最近出陣的時候,總是會多注意山姥切國廣的情況。
真是鬥志高昂,這種程度恐怕只有加州清光能夠與他抗衡了。
無論如何,山姥切國廣好似不會疲累般的戰鬥,正因為這樣自己特別擔心他。
「山姥切,後方!」燭台切光忠叫喚,竟是主動上前攻擊那名打算偷襲的敵人,不顧自己的危險。
見狀,對方有些錯愕,畢竟燭台切光忠向來也是屬於理智作戰的人,怎麼會有這麼不理性的舉動。
有東西砸過來,不做多想把對方拉入懷中,好死不死砸中的是燭台切光忠戴眼罩的右眼。

就算想耍帥來個英雄救美,好像也搞錯對象了,畢竟山姥切國廣是男的。
這下倒好了,先被審神者教訓一頓,再來是被拖來治療,而且對象居然是山姥切國廣。
「像你這樣的名刀根本不需要為我這個仿造刀做到這種地步。」
「我不是把你當成仿造刀,而是戰友,是我們本丸的總隊長看待。」燭台切光忠斂起笑容,表現出十分認真的態度,「你信不信也好,但是我答應過了,我一定會保護你。」
「我根本不需要被保護……而且你的眼睛。」
山姥切國廣微皺起眉頭,手觸碰他戴眼罩的眼睛卻被他抓住手。
對於這點,燭台切光忠恢復以往的笑容,表示:「不需要在意--重要的是你沒事。」
「你……」
「抱歉啊!我本來想說這樣說應該比較帥氣,好像害你……真的不需要在意,也謝謝你了,山姥切。」
放開對方的手,燭台切光忠轉身背對他的瞬間,神情變得似笑非笑,邁步離開。

因為當下--
自己確實是沒有任何想法,甚至覺得這隻眼瞎了也無妨。
只要能保全他就好。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