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22 kiss(多cp)

* 腦抽才會把圖題拿來用寫的23333隨便tag幾個。
* 架空、崩壞什麼的是免不了,除此之外從這篇就把傑改成杰。
* 內含的cp片段(不按照順序排列,純統計)有:周葉x7、邱葉x2、方王x2、喻魏x2、雙王(王不留行x王杰希)、黃葉、喬高、盧劉盧、肖戴、蘇家兄妹、蘇沐秋中心、江翔。
確定能接受的話,在往下看!











髪:思慕 (周葉)


想不到會和這位前輩如此接近的一天,現在的他是自己的戀人。
不過,累到睡在電腦前……周澤楷臉上露出寵溺的笑容。
將外套脫下輕輕蓋在葉修身上,一吻落在那頭烏黑髮絲上,其中意味並不主要。
重要的是此刻有對方陪伴。



額:祝福、友情 (蘇家兄妹)


蘇沐秋虛無縹緲的身影湊近了自己妹妹。
他知道她現在在嘉世過得不好,很想要過去葉修所在的隊伍,礙於合約……
辛苦啦,我可愛的妹妹——妳一定可以達成自己的願望吧?不管多累,跌倒就再爬起來,大不了只是從頭再來過。
不知是否感受到蘇沐秋輕吻自己的額頭,蘇沐橙不自覺地笑了。



瞼:憧憬 (邱葉)


葉修在他心目中有無可取代的地位。
不只是教導過他的大神,還是……
無法向葉修表明自己心意。
偷偷親吻睡夢中葉修的眼臉,有沒有察覺到?邱非希望是沒有。
這份憧憬他想拋下,想要向葉修宣誓嘉世不會倒!

等到那一天再對葉修說——
我喜歡你。



耳:誘惑 (周葉,獵人狐狸paro)


寂靜之夜,身為獵人的周澤楷本來是專注想要對人類有傷害的野獸開槍。
遲遲沒有動靜,他仍是很有耐心的等待著。
「像我這樣自己主動送上門的獵物,是頭一個吧?」抖動狐狸耳,搖晃狐狸尾巴的葉修冷不設防湊到他身邊,近得似乎親到對方耳廓。「要不要對我下手比苦苦等待那個傢伙還快呢--」
「不。」周澤楷以一字表明自己不傷害他的決心,但沒想過狐狸發情居然會找上自己……
考驗他要談情說愛還是工作。



鼻梁:愛玩 (肖戴)


「隊長生日快樂!」戴妍琦滿臉笑容把蛋糕端到桌上,大聲歡呼。
見狀,本來正在思考隊上事情的他被嚇到,但也感動雷霆的各位都記得自己生日啊。
「謝謝你,妍琦。」
「不用客氣哦,隊長。」戴妍琦笑看不理解自己靠近的他,親吻他的鼻梁就跑掉。
真是的……現在真的連我都敢這樣調戲嗎?肖時欽暗自苦笑。



頬:親愛、厚意、満足感 (盧劉盧)


休賽期,劉小別來到藍雨戰隊的城市觀光。
正好碰見他的盧瀚文,活力充沛地說道:「劉小別前輩,我們來pk!」
「好啊。」
聽到對方的回答更是高興,帶著對方到藍雨俱樂部旁邊的網吧。

玩到晚上,這是盧瀚文沒想到的事。
然而,劉小別眼看時間晚了,表示:「我該回去旅館了,你也得回俱樂部吧?」
「嗯!謝謝你!下次我們再來pk!一定會贏你比你贏我更多次!」盧瀚文離開網吧的電腦前,親一下他的臉。
「真是麻煩的小鬼。」
目送對方離開,劉小別隨後付錢離開網吧。



唇:愛情 (周葉)


被一個比自己稍微高一些的人壓制在牆面,葉修卻是如往常般輕鬆自若的態度。
因為這個人是周澤楷。
「前輩,請閉上眼。」
「為什麼呢?不是說個理由就是拜託我吧。」葉修看這名後輩不同在榮耀如此華麗搶眼,而是內向老實的人,忍不住想逗弄。
「……拜託。」
眼看葉修乖乖閉上眼,周澤楷才沒那麼緊張,是對手也是戀人。
第一次,接吻。



喉:欲求 (周葉)


唯有這刻,他們不是對手,是彼此的戀人。
「小周……」葉修輕喚了聲。
葉修順著他的動作,伸脖子,周澤楷順勢親吻隱約看得出來的喉結,磨蹭他的身軀。
不需明說,也知道接下來的發展是如何。



首筋:執着 (喻魏)


之前在藍雨擔任隊長的魏琛注意力全在黃少天身上,被稱為手殘的喻文州打敗,簡直是笑話。
其實是認可喻文州的能耐,也相信他在藍雨一定能擁有自己的一片天。

魏琛收到一封信,看到上面重點是願意跟他交往就去比賽會場休息室找他,寫的人是喻文州。
待在休息室的他,被突然抱住,猛然回頭看是喻文州,說道:「你想嚇死我不成?我不記得有迷倒同性的魅力啊。你到底在想什麼呢……喻文州。」
「我在想把你留在我身邊,不讓你逃走。」喻文州更是抱緊他,親吻對方的頸部。
到底是有多執著啊……魏琛默想。



背中:確認 (周葉,妖族paro)


周澤楷是妖族,被當地人當成神般侍奉的妖。
人類不論是血肉或是靈魂,被多數妖怪當成食物。
遇到妖怪應該害怕的,但是這個頭上有一對血紅色角,深藍色長髮,穿著和服的周澤楷,比人更像是人。
「小周,把衣服脫下來,我替你上藥。」
「好。」周澤楷乖順地脫下和服,背部被劃了道怵目驚心的傷口。
為了保護我,不顧一切用肉身擋下食人妖怪的攻擊,真是傻瓜……葉修似笑非笑,替他治療的同時,輕吻他的背部。



胸:所有 (江翔)


此刻,是許多人入睡的時間,也是情侶們會用來品嘗禁果的時候。
「真沒想到你會乖乖讓我壓呢。」江波濤調侃躺在床上,放任自己壓在他身上的人。
「你這是什麼意思?不想或者不行就別幹……不,是讓我上啊!」孫翔看了掛著溫和微笑的人一眼,別過頭看別處,好似害躁。
「怎麼會不想,更別說是不行了。」江波濤仍帶笑意,解開他的衣衫,親吻他的胸口。
有一瞬間,孫翔覺得對方跟喻文州心髒程度是一樣的。



腕:恋慕 (喬高)


趁微草和興欣的友誼賽結束,喬一帆和高英杰兩人約在附近的咖啡廳見面。
「你又變強了呢……一帆。」高英杰替他感到開心,同時有些失落,因自己手受傷無法跟他較勁。
「我都有關注你們的比賽,英杰你越來越有隊長的風采了!」
聽到這句話,高英杰難為情地笑:「還不能跟隊長比,但我會努力的,不會輸給你!」
喬一帆的目光轉移到他手臂被繃帶綁束的位置,輕輕一吻,看他有些疑惑,表示:「抱歉……只是希望能讓你減緩疼痛。」
「謝謝!」高英杰面帶笑容,道謝。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勇氣對你說出口呢……喬一帆有些苦惱。



手首:欲望 (周葉)


退休的葉修和周澤楷住在一起,看他根本是老菸槍,要戒也難戒掉。
不過,他為了周澤楷盡可能少抽了。如同在興欣的時候,因陳果他們討厭也很少在他們面前抽菸。
為什麼有這樣的變化呢?那是因一次巧合……

「小周,你做什麼?」被對方突然拉住抽菸的手,想抽也沒辦法抽,反正菸燒得變這麼短,最多只能再抽一次。
爾後,菸被弄熄,成為躺在煙灰缸中的煙蒂之一。
「吃掉前輩。」
「等等,現在才中午啊?」葉修不是抗拒,而是心存疑惑。
「讓你少抽菸。」周澤楷面無表情的把人壓倒在沙發上,親吻對方的手腕。



手の甲:敬愛 (黃葉,騎士君主paro)


葉修阻止這個國家繼續內亂下去,這一天也是他登基為王的重要日子。
權力與金錢不是他重視的,不過不想當也不行--聽那些大臣們虛偽的祝賀,與之前看不起自己截然不同。
沒看見那名一直陪伴自己的騎士,葉修絕非是沒他不可,而是有點在意。
「真想不到你如此惡劣的傢伙居然能成為王啊,雖然實力很強又是我服侍的君主,這個國家的日子會變得怎麼樣呢--你不會想搞垮這個國家吧?」
「我的能耐,你也很清楚啊。這個國家不會倒的。」葉修過分有自信回答這嘮叨的騎士。
聞言,騎士走到他的面前,單膝跪下,把劍拔出劍鞘插在地上,拉起葉修一隻手,說道;「我以黃少天之名和我的劍立誓,只會效忠於現在的王一人,至死不變。」輕吻他的手背。



掌:懇願 (方王,吸血鬼paro)


明明被下令要殺死王杰希,果然做不到……
沾染鮮血的刀應該可以交差,但是無法彌補對他造成的傷害。
將人帶到人間,方士謙著手替他治療好身上所有傷口。
「請你好好保重……還有對不起。」拉著王杰希的手,吻他的掌心。
這份感情,我沒資格擁有。不過,我的心只屬於你。
只要你能平安健康快樂,也能幸福就夠了。



指先:賞賛 (方王)


這場比賽是微草拿下勝利,得到冠軍,為此微草俱樂部在一家知名的餐廳開起慶功宴。
慶功宴結束,因平時沒喝酒的習慣,方士謙攙扶王杰希回到俱樂部提供的房間,避免他真的跌倒。
他當然沒有常常喝酒的習慣,不過是酒量比其他人好。
「謝謝前輩……你也回去休息吧。」王杰希揉揉自己的太陽穴,喝醉酒真不好受。
「嗯,你也好好休息。」方士謙親吻對方的左手指尖,離開他的房間。
見狀,王杰希不解其意,覺得臉有點燙,當成酒精作祟,躺在床上休息。



腹:回帰 (蘇沐秋中心,輪迴轉世設定)


「真沒想到還會有一天能見到你啊,老蘇。」
「是啊!我以為你肚子不舒服只會去附近的藥局買,沒料到你會來診所。」蘇沐秋充滿玩味打量他,表示:「到時候在一起玩榮耀吧!這次我會贏你的。」嘴上這麼說,他也沒忘記身為醫生的工作,替葉修做檢查。
「我的連勝記錄可不是這麼好破的啊!」葉修笑道。

蘇沐秋的手指好似因思考抵在唇邊,爾後用那手觸碰對方。
「你這是幹嘛?」與其說在意,葉修比較像無聊隨口問問。
不過,蘇沐秋的回應——
「讓你知道就沒意思了,你只要知道是男人的浪漫就好,少年。」



腰:束縛 (喻魏,民國paro)


從小到大,喻文州跟在魏琛身邊學習武術,然而,黃少天呢?他教導黃少天練劍,只有教他而已。
埋怨魏琛偏心?自然不會。喻文州有自知之明,自己不是黃少天沒有練劍的天賦。

在某一夜中,魏琛捨棄了藍雨堂離去。
在某一早上,喻文州用盡自己現在身為當家的身份擁有的一切要他的師父回來。
「值得嗎?」
「哪怕師父你怎麼看待我也罷,能留你在我身邊,就算你恨我,值得。」喻文州不帶笑意的笑,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現在的心情,輕吻他留下傷疤的腰。
得到他的人,得不到他的心真的有意義嗎?
這種行為不只是束縛魏琛,也是束縛他自己。



腿:支配 (王不留行x王杰希)


王杰希放眼望去,居然一片草原,不遠處還有一座村莊,有些熟悉。
這是夢嗎?來到榮耀的世界……王杰希始終都保有冷靜。
「是夢境沒錯——歡迎你的到來,吾主。」王不留行騎著掃把降落在他的身邊。
「有怪在附近。」
王不留行笑而不語,明白他的意思,立刻朝他目光所看的方向過去,展開攻擊。

突然間,冒出一隻正要攻擊王杰希,王不留行毫不猶豫以最快速度衝到他身邊,用滅絕星塵將怪物掃翻。
「真是抱歉,讓你受到驚嚇了,我的本意只是想讓你體驗一下你們所謂的遊戲世界。」他摘下帽子,單膝跪下。滅絕星塵儼然像是有靈性飛到王杰希身邊,讓他當椅子坐。
「不,我覺得挺有趣的。」王杰希露出微笑。「你的打法不像魔術師,比較像被逼急的魔道學者啊!」
「我會改進,一切都聽從你的安排。」王不留行親吻坐在滅絕星塵上的主人。




脛:服従 (周葉,ABO設定)


有些人不敢看,也不願意去看自己心愛的人生孩子的過程。但是,周澤楷選擇待在產房陪著他。
讓葉修抓著自己的手不放,手臂已經留下他抓出來的痕跡。

直到孩子呱呱墜地,周澤楷安心了些。
醫護人員讓兩人看過,也抱一下孩子就送到保溫箱,同時讓葉修轉入病房歇息。
「說好的,我也做到了……沒下回……」葉修有氣無力的說道。
本來只打算生一胎,但是周澤楷和女兒都想要家中再有一個新成員。
「好,聽你的。」周澤楷觸碰被子沒蓋好而露出來的腳,吻一下他的腳踝,幫他蓋好。
親眼目睹他生小孩多麼辛苦,周澤楷也不想再多要求了。



足の甲:隷属 (王不留行x王杰希,陰陽師paro)


收妖的工作結束,王杰希待在自家宅邸,坐在榻榻米上,若有所思。
忽然間,他身邊冒出一個與他有幾分相似卻是半透明的身影。
「怎麼了,王不留行?」王杰希問道。
王不留行慢慢蹲下,與他的視線平視,笑答:「不過是想看看自己主人,還有……」抬起他其中一隻腳,吻他的腳背,接著說:「我永遠屬於你一個人,吾主。」



爪先:崇拝 (邱葉,哨兵嚮導設定)


在嘉世戰隊的時候,葉修給人感覺是哨兵,一點也不會聯想到是嚮導。
一直以來尾隨在葉修身邊工作,邱非認為是幸福的。
曾經為了有人污衊葉修而痛揍對方一頓。

替葉修治療因戰鬥而受傷的腳,似乎親到他腳趾。
「不就還好,我剛剛有洗腳也沒有香港腳嗎?你居然親下去?」
「前輩……」邱非很是無奈。
他早就明白這個前輩的個性,因此他對前輩的感情不會輕易產生變化。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