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我家咕噠的活動日常2

※ 惡搞崩壞向。主要是指2017尼祿季的超高難度關卡,所以是敘述打法非攻略,不平民。

※ 私設的咕噠君名字和個性,不是藤丸立香

※ 去年和今年的高難易度關卡都很有趣,不過山之翁那關打贏了就不想挑戰第二次XD

   結果為了刷箱子,我完全忘記素材沒換這回事,只刷了48箱,因為幾乎石頭都拿去賭土方先生了不中是不意外,可是四星禮裝呢www







1.欣賞流星雨



今年超高易難度居然有阿拉什的關卡?該不會是想藉由這點向各位御主抗議被用來狂刷周回或高難度關卡的小怪?

身為御主的律矢單純無聊才去思考各種可能性。


自己對阿拉什的印象全部都是前輩們敘述和提供的影片。

要問自己把阿拉什擺在哪裡?那就是靈基保管室連練都沒有練的程度,因為有子吉爾和大衛了。

人家都說有愛最重要,所以阿拉什是在羅生門的期間有帶兩次沒放到寶具就被打死了。

收集來的情報,也都有註明他放完五次自爆寶具就會結束,支援選擇用寶具上根性的愛麗絲菲爾,剩下的……


「前輩,就算對象是阿拉什先生,但是你在後排跟諸葛孔明先生聊天會不會太不尊重了。」連瑪修看了都忍不住替對面的大英雄說句公道話。

「總而言之,在他要自爆前記得讓瑪修妳和太太發動寶具就好了。」

「喂喂,這位Master你無視我的程度太過分了吧!」阿拉什頗為不滿的抗議,拉開弓,表示:「我決定在她用寶具上根性之前,提早發動寶具了!」

「哦?請便。」御主蠻不在乎的回答。


當他發動流星一条卻看見在場上梅林已經換成諸葛孔明,再加上瑪修的技能和寶具加疊防禦,幾乎沒什麼受傷。

「你都跟梅林先生學壞了,選擇在最後這樣子嘲諷人會不會太G8了前輩!」

「反正能贏就好,不要太認真。」

「……這怎麼能怪在我身上呢?律矢君本來就是這樣。」梅林直搖頭,對漸漸消失的大英雄呼喊:「你該慶幸是被我家御主無視的那個,不然你會在絆十之前自爆無數次哦!」

聽了這番話,阿拉什只能苦哈哈。


「第一次看他發動這麼多次寶具,捨命一擊……」想到這點,律矢眼神變得黯淡些,低語:「該走了,為了明天做準備。」




2.印度兄弟



本來想要派亞瑟上場,不過印度兄弟一位是Lancer、一位是Archer,先看一下這回兌換用的活動禮裝。

於是,決定派上布倫希爾德對抗這兩位。

這一關,比較棘手的是阿周那死後,沒有先麻痺迦爾納的話……本來打算先殺迦爾納,但是無法麻痺阿周那他即死率增高會更麻煩。


「為什麼我非得跟你合作?就算我一個人也可以,你被人麻痺也沒用。」阿周那沒好氣看著同母異父的兄長。

「抱歉,但我認為現在不是爭執的場合。」


其實御主和梅林有點想看好戲,但是這一關不能太大意。

既然刻意選三滿技的梅林、貞德,目的不用說,誰都能明白。

就算先麻痺迦爾納,但是發牌員不給面子再加上NP沒滿,不能直接砍掉阿周那一條血,令律矢有些頭痛。

「對面的Master,你這是什麼意思?」阿周那皺起眉頭看對方打得不痛不癢,接著把矛頭轉向迦爾納,不理會自己攻擊。

用「貧者的見識」理解對方想做什麼的迦爾納,當然是先封貞德的寶具。

「不是只有她有無敵,還有我呀。」梅林勾起嘴角,用幻術擋下阿周那的寶具。

不把兩人第一條血先打掉,就為了等待貞德的神明裁決技能可以再發動的時機。


不管阿周那怎麼對待迦爾納,重點是必須要讓迦爾納眼睜睜看他弟被打死……感覺我像壞人一樣。律矢自我吐槽完,按照計畫先麻痺迦爾納,然後把阿周那第一條血砍死。

再用迦勒底戰鬥服的麻痺迦爾納第二次,允許布倫希爾德用寶具把阿周那解決掉。

然後……

「Master,我們的主力一直被對方集火,然後被降好幾次暴擊,不提早開我的寶具解弱體嗎?」貞德有些擔憂地看。

「不行,梅林不能開幻術的階段,我得靠妳了。」御主認命看布倫希爾德打出來的數值被降低到慘不忍睹。

無奈看到迦爾納硬生生把自家主力的唯一一次根性打掉,只能用英雄作成增加3000再用布倫希爾德的三技當補血來用。


用貞德的寶具擋他的寶具,順便解弱體給布倫希爾德順利收掉他第一條血。

就算是同職階,突滿的兩神三腳再加上布倫希爾德的寶具有愛人特攻,剛好迦爾納也算在內,串了寶具加兩張紅卡,達成全員無死亡的成就。

「你不是想試試看羅摩的能力嗎?」

被梅林這麼一問,忽然想起來這件事,他眼神飄移,回答:「重點是贏了,隊裡沒人死亡就是最好的結局。」

「既然已經結束了,我先走了,我有話想對那名Lancer說。」

「謝謝妳。」御主揮揮手向貞德道別。




3.心有靈犀一點通



達文西的關卡難歸難,但也算有趣。

面對敵人是山之翁,經過第七特異點的事件開始崇拜他,然後英靈召喚順利召喚出來等等。

即死率還提高,除了本身有自帶根性的英靈和裝上兩神三腳有一次根性,死靈魔術太吃運氣,怎麼打得下手?律矢坐在食堂的椅子稍微歇息。

之前試過幾次,他的集中狀態都不是固定上第一隻,砍也是砍梅林他們……越想越懊惱的他用拳頭敲擊桌面。

不甘願就這麼放棄,可是……


「契約者,先鋒一位交給吾。」


既然山之翁都這麼說了,他也就答應這個要求。

乾脆派上雙勞工輔助,支援找庫夫林Alter,再來就是挑戰這第六關了。

一切太過順利,梅林和諸葛孔明互看一眼,御主既高興又驚訝,不過一直集中在山之翁把禮裝和技能根性都用掉了。

已經拖到了剩92位哈桑,降低對面的山之翁防禦,這樣子山之翁的任務也算結束了,偏偏感情用事不希望他死,把裝有雪城的赫拉克勒斯與山之翁交換。


「之前不是都先打死我們嗎?這次真的都是集中在第一位上。」

「面臨過勞死的命運已經很可憐了,我才不想被普攻即死。」諸葛孔明繼續維持在技能冷卻結束就立刻再放技能。

「對不起了,B叔。」看他被集火到死有些愧疚,再來換狂狗上場。


打完第一條血,最麻煩的特殊耐性一回合其中一個色卡迴避。

用令咒可以幫庫夫林再發動一次寶具,但是他也快死了,這時候來紅卡迴避的話……「咦?Q卡嗎?」愣了下,立刻先麻痺再用令咒給狂狗一次寶具QBEX。

不意外會殘血,不曉得可不可以讓我家梅林來個教做人三連?這次是紅卡迴避,剛好出現梅林三張卡沒有那唯一一張紅卡。

「我們的冠位Assassin,你是不是放水?」

「戰場上豈能放水?這是契約者下指令正確,與吾無關。」

我一直覺得哪裡奇怪,梅林不講都沒想到這個可能性……御主發自內心的認同:「山之翁桑真是寵孫子的爺爺。」

是一山不容二虎嗎?想要新宿的Archr都召喚不出來。腦海浮現這個疑問,接著搖搖頭,把這問題拋開。




4.最終關



乾脆用子吉爾和梅林,輔助找福爾摩斯來試試看。

「對面有另一個我呢。」

「對我的Master來說是最大勁敵。」梅林悶笑,富饒趣味的眼神看御主,試問:「怎麼辦呢?」

「當然是打。」故作瀟灑的回答卻用手遮住雙眼,直到對方的子吉爾先下場。

儼然是無聊用兩條令咒發動子吉爾的寶具,迅速結束這關。

最終不代表最難是明白這個道理,打完有莫名空虛感。


接到了消息,有去年全力鬪技未減弱關卡。

減弱都有點難打了,挑選隊友到最後誤打誤撞五位都是跟自己最久的。

不同的是赫拉克勒斯從最後一位變成倒數第二的位子,最後一位則是給裝了兩神三腳的子吉爾。


私心上想要用喜歡的英靈打完這最後的超高難度關卡畫上句點。

明知子吉爾最討厭那個人,自己依然選他。

該死的是每場傑克一開場放技強化無效都是三個人中獎。

「我都不知道該從哪裡吐嘈了,那一個我各種老馬。」子吉爾嘆一口氣,抓抓頭髮。

不是打太快就是先被打死,這種情形是臉太黑也是操作錯誤吧?

用吉爾伽美什不行,找來剛加入沒多久最常抱的大腿,天草四郎。


一直再開天草的寶具解強化,不是兩神三腳會拖很久,打了也不夠痛。

能打贏,並且用子吉爾的寶具,三紅卡順利收尾,還真是——

「這是代表身為御主的我幸運值也很重要嗎?」

這是打完所有關卡後,唯一的感想。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