灕夜歌/暗夜火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日常變化(羅曼x御主)

※ 偏向惡搞,終局特異點劇透……感覺只要打到所羅門、羅曼都要附註這點。

※ 私設的咕噠君出沒,個性名字皆是。

※ 所羅門的肉體,靈魂卻是某人——

※ 私心妄想無誤,微乎其微的希望等待著他回來。





本來該是Grand Caster的所羅門,因為自己的第一寶具而消失。

被召喚出來的靈基只是普通的,不是所羅門,而是羅馬尼‧阿基曼。

每當魔力不足就會從羅曼變成所羅門的外表,多少有些困擾。

「這根本不是能隨便出去的樣子啊……」所羅門看了下鏡中的自己,只能用兩個字形容的心情,無奈。

知情的人是一回事,新來的那些御主們一定把自己當成是敵人的所羅門啊!

又不能說出來!想要叫那名少年過來,幫自己……一直盯著手機的通訊軟體畫面,已讀不回。


「嗨,羅馬尼——需不需要你的偶像替你指點迷津呢?」

「不需要。」


聽到這個聲音,更是令自己莫名感到火大,轉頭一看,不只是梅林,連諸葛孔明也在場。

見狀,所羅門好像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了。

「律矢叫我們用技能幫你補魔比較快,我本來是不想來的!被他威脅說我不來幫忙就不和我玩遊戲。」諸葛孔明有些心不甘情不願,解釋。

「你們兩個都在,也就代表他人一定在房間對吧?他在做什麼?」

關於這個問題,梅林和諸葛孔明互看一眼,梅林一如往常地笑:「聽音樂,等諸葛孔明君他處理完你的事情繼續玩遊戲。」

就連遊戲都比我重要了嗎?得到這個回答大受打擊。所羅門陷入消沉狀態。


「孔明君,你說有人想要追求Master會怎麼樣呢?」梅林眨動雙眼,笑容更加燦爛,有意無意的提問。

「律矢那傢伙怎麼會有人要?跟我一樣是御宅族……」諸葛孔明感到吃驚,頓了下,回答:「我的話會祝福他,不過子吉爾怎麼看都像是會用王之財寶考驗,沒能挨過一擊就不能跟律矢交往之類的。」

「是呢,更別說我偉大的亞瑟王知道有人對律矢君做了什麼的話會怎麼樣——」


渾蛋,這傢伙絕對是故意針對我的!所羅門外表保持鎮定,在內心默默咒罵。

就算現在是Servant,Caster攻擊力怎麼打,只能磨到死。

不行,子吉爾是他最重視的人之一,亞瑟王是他最崇拜的對象,不能與他們動手。

……被發現會死,不去問清楚會悶死。


正要用技能幫忙恢復,就看到所羅門什麼話也不說,走出房門外。

想要追上去,被梅林攔住,曖昧不明的口吻:「我看律矢君再來沒辦法和你玩了,不然跟我玩吧?我也挺拿手的。」

「不要,我寧可自己玩。」

「你們這些Caster這麼唾棄我,是因為我太優秀了嗎?不論是談戀愛或劍術,認為各方面比不上我才……」

「誰怕你啊!要來就來啊!我才不信我玩日本製遊戲多年的經驗會輸,玩哪個都能贏你!」諸葛孔明臉上浮出青筋,極度不爽。

兩人後來跑去房間拿了幾片遊戲和遊戲主機到圓桌騎士們的房間一起玩了。


慶幸有活動,許多御主和召喚出來的英靈都不在,也不會注意到所羅門在迦勒底閒晃。

然後,筆直地朝少年所在的房間走,不意外他沒把門上鎖,一踏入房間便看到怕熱的他脫下迦勒底的制服穿短袖,最想吐槽的是短褲的褲管長度短到只能遮大腿三分之一。

「你怎麼敢在他們面前穿這麼短的褲子啊!」

「我在外面才不會穿這麼邋遢。」被所羅門突然抱住,嚇了一跳,眼角餘光看見他不滿的神情。急著澄清:「真的是因為空調時好時壞受不了才乾脆穿這樣的,沒有其他意思。」

「我在意的不是這個問題,而是你看到訊息已讀不回。」

聽到這句話,律矢扭動身軀,面向他,甚至直接坐在對方的大腿上,表示:「因為那時候不是只有我和韋伯玩,其他人也好奇跑來看……我承認是我自己死要面子,但是要回你願意幫你,你都不怕我死嗎?」

「等等,我不記得我有這麼受歡迎,不至於到那種地步才對。」所羅門儼然是哭笑不得,咕噥:「不過最近英靈們以外,其他御主對我的態度真的讓我受寵若驚了。」

「給你選。」少年手觸摸他的臉,漸漸往下游移,低語:「你想要令咒或者給兩位優秀的Caster用技能或寶具,還是被榨乾體力。」

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的所羅門,愣了下,最後選擇了……


終於恢復原狀了,羅曼感到慶幸。

目光轉向躲在被子的人,苦笑:「為什麼鬧彆扭?就算空調開很強,待在裡面不悶嗎?」試圖把少年從被窩抓出來。

「不管是喜歡你,還是和你做這種事都不在我的意料之內……太奇怪了,你不該是那個做了一次就累到睡著的嗎?」

「……是會累沒錯。但是我比較想問你到底擅自腦補了什麼設定在我身上?」羅曼已經無從吐槽起,垂下頭,嘆了口氣:「不得不承認變成Servant體力有比較好一點點。」

「我腦補什麼設定?才沒有。」終於甘願從被窩探出頭的律矢面無表情回答:「你這傢伙不管是攻或受都該很被動,不被人挑逗勾起慾望,不經過調教,那方面根本不行……等等,別搔我癢,你這樣犯規!」感覺到對方的手伸入被窩中搔弄,四處竄動想抗拒那雙手靠近。

「哈哈哈,我看需要被調教的是你吧?」羅曼臉上雖掛著笑容卻令人覺得不像再笑,「就算你求饒,我也不放過你。」

「話我收回,收回!」

「來不及了。」

只有這種時候才會看到對方臉上有笑容並非是愁眉苦臉或面無表情的樣子,羅曼仗勢自己怕癢卻沒有像律矢那麼敏感這點,鬧著他玩。

這就是兩人獨處的日常。





评论

热度(36)